当前位置: 首页 > 古诗三百首 > 古诗赏析 >

谢朓《暂使下都夜发新林至京邑赠西府同僚》全诗翻译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3-08-28 10:59
南北朝  南朝齐  谢朓  《暂使下都夜发新林至京邑赠西府同僚》

        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
       徒念关山近,终知返路长。
       秋河曙耿耿,寒渚夜苍苍。
       引领见京室,宫雉正相望。
       金波丽鳷鹊,玉绳低建章。
       驱车鼎门外,思见昭丘阳。
       驰晖不可接,何况隔两乡?
       风云有鸟路,江汉限无梁。
       常恐鹰隼击,时菊委严霜。
       寄言罻罗者,寥廓已高翔。

注释:
      谢脁曾为随王萧子隆文学。子隆好辞赋,谢脁深被赏爱,被长史王秀之所嫉,因事还都。脁于途中作诗寄同僚,叙恋旧之情。下都:即指还金陵。京邑:指金陵。西府:指荆州随王府。新林:浦名,在今南京市西南。
      未央:未已。
     徒念关山近,终知返路长:此二句言去都已近,去西府更远。
    耿耿:明净。
    宫雉:宫墙。
    金波指月光。 鳷鹊:汉观名,在甘泉宫外。玉绳:星名。建章:汉宫名。“鳷鹊”、“建章”都是借来称京室。
    鼎门:《帝王世纪》:“成王定鼎于郏鄏。”皇甫谧曰:“其南门名定鼎门。”这里用来指建康的南门。昭丘:楚昭王墓。在荆州当阳东。以上二句言驱车到都门,又思荆州。
    驰晖:指日。
    风云有鸟路:此二句言寥廓的空际不能限飞鸟。而江汉近地人却不能通。
     常恐鹰隼击,时菊委严霜:此二句言在西府中常畏谗邪中伤,如鸟怕鹰隼搏击,菊怕严霜摧残。
   罻(音尉)罗:捕鸟的网。作者以鸟自比,以罗者比王秀之。末二句言今我远避,谗者无所施其计了。


   译文:
     大江日夜向东奔流,客心悲伤没有尽头。一路上怀念荆州直到关山前,猛回头觉得返回去的路很是遥远。天上的银河已经泛出了微微的曙光,凄冷的小水洲还笼罩在苍苍茫茫地夜色中。伸长了脖子远望着京城的房宇,对面的宫墙正好映入眼帘。金色的月光洒在了京城的观阙上,玉绳星斜挂在宫殿的飞檐下。策马驱车来到南门外,不由得又想起昭丘南边的荆州来。奔驰的日月都见不了面,何况我与西府的同僚们天隔两乡难得见?风云遮天还留有个鸟飞的路,可叹人间如长江汉水阻挡没有通行的桥。常常害怕遭受鹰隼的袭击,就像秋菊害怕严霜打落一样惶恐心悸。寄言那些设下网罗的奸佞小人们,我已经飞到了寥廓的高空上!

赏析:
永明九年(491年)谢朓作为随郡王萧子隆的文学(文学是官名),随萧子隆赴荆州。由于萧子隆十分厚遇谢朓,与谢朓经常“流连唔对,不舍日夕。”引起了长史王秀之的嫉恨,于是密奏武帝。当时齐武帝萧赜已在病中,突然降敕召谢朓还都,谢朓惊恐不已,他一生经历了刘宋的政治动乱,又目睹萧齐帝王病危即将引发的政治波动,作为一介懦弱文人深感仕途险恶且前途未仆。于是在回京的途中写下这充满忧惧与凄凉的诗。在诗中诗人以图貌写形的方式,在迷茫的客观物象中寄托了深沉的主观惆怅意旨,表现了对仕途的忧惧以及对西府生活的眷恋。
    “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开篇就抓住了沿途的典型环境实写,把自己一腔无尽的悲愤寄寓在日夜奔流不止的滚滚大江中,抒发了自己一江之悲悲未央,一江之泪流日夜的内心情感。这悲伤的气势奇崛动人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与南唐后主李煜的“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愁”异代同响。区别是一个是别离之悲,一个是亡国之愁,都是不可逆转的人生无奈。浮沉于政治漩涡中的谢朓,萧子隆不但是他的文学挚友,更是他作为一介懦弱文人的得力保护伞,远离了荆州,失掉了强有力的政治靠山,冷不丁跌入虎狼争食的京城政治漩涡,在前途未仆中他能不害怕吗?忧心如焚的他自然会恋恋不舍地怀念西府同僚挚友,无论从情感上还是政治上,他和西府都是不可分割的死党,如今活生生地把他与西府剥离开,孤独地被抛在万水千山外,他怎么能不悲伤呢?“徒念关山近,终知返路长。”“徒”是“途”的假借,一路上依依不舍,始终放不下荆州,在接近建康城郊的关山后,他觉得越是接近终点越离荆州遥远,一路失落惆怅的他,在接近终点时,蓦然惊觉到再想返回去是遥不可及的事情。“秋河曙耿耿,寒渚夜苍苍。”思绪迷蒙中,仰望天空微微露出曙光,似乎心中划过一丝亮光,但当他低下头看到寒流中仍是黑暗的小水洲时,他的心绪又从天上的幻境跌落到迷蒙的现实中,于是心中点燃的一丝亮光转瞬即逝,这里黎明前的时空实写,映衬了诗人迷茫中不知何去何从的忧惧心绪,这里对水渚黎明前的迷蒙特写蕴含着诗人对前途琢磨不透得心灵迷障。“引领见京室,宫雉正相望。金波丽鳷鹊,玉绳低建章。”迷蒙中伸长脖子寻觅京城的高低不一的楼舍,发现宫墙正对着自己。宫墙的庄严,惊醒夜色中的诗人,那皇权的威严,令他不寒而栗,伴君如伴虎,踏入皇城他的命就交给皇帝喜怒哀乐的情绪反应了。皇帝召他回京城是喜是忧他吃不准,即使城门内有虎狼等着他,他也别无选择非进不可,这时的他没有任何退路。在他的记忆中,早在刘宋时期,虽然他的母亲是帝王之女,但是因为他的两个伯父谢综谢约,以及他父亲的舅舅范晔不幸卷入政治案件,在上述亲情同时被杀后,他的父母也受到牵连,一度被迫迁离京都。当他将要踏入都城时过往的恐怖在记忆里莫容质疑的再现,虽然时过境迁,但多年前的月光依然一如既往地洒在观阙上,那一串叫玉绳的星星依然斜挂在高高的宫殿的飞檐下。在惊恐无助中,他凝望着观阙上残月余辉,游离在宫殿上依稀闪烁的星辉中,倍感苍凉的他沉浸在是祸是福的恐慌中,于是他无奈的求助于天象,望着隐隐约约的天光,感觉今夜的一切是否平静无患,并没有异象出现。于是他又迫切地“驱车鼎门外”可是当他到了南门外后,他的情绪又起了波澜,“思见昭丘阳”,不由得又想起以楚昭王陵地为南北分界的荆州来,过了昭陵南就是荆州了,这真叫身在建康心怀荆州。但又转念一想“驰晖不可接,”奔驰的太阳神都见不到夜夜守候在天边的月亮,“何况隔两乡。”何况我和荆州的同僚们异地相隔呢?“鼎门”指都城的南门。当他的车到了南门外即将进城时,他眼前浮现的还是昭陵南面的荆州。他难以忘却的荆州与荆州西府与他朝夕相处的主人,这一切马上就被象征皇权威严的皇城阻隔了,无奈中他在自我安慰中说,既然天地间奔驰的太阳和月亮都不能相见,何况我与萧子隆以及西府的同僚们分别居住在两个地方呢?两乡指得是荆州和建康。但是诗人还是有些不甘,他说尽管天上翻云覆雨不时的变换,可从来也没有阻断鸟儿的飞行之路,可人世界勾心斗角的鸿沟却像长江汉水一样,始终阻挡着志同道合者的相聚相依,从来就没有可以逾越的桥梁。人生是多么的无奈啊,一个充满智慧的才子,竟然活得连一只小小的鸟儿都不如。此时诗人又从能飞的鸟类与不能跨逾江汉险阻的人类的对比中,想到鸟类中也和人类一样,也有险恶者,而自己也和鸟中的懦弱者一样,“长恐鹰隼击,时菊委严霜。”在如履薄冰的险恶仕途中,时刻担心凶猛阴险的政敌突然袭击而死于非命。“严霜”点出的是萧瑟的秋景,隐喻着诗人所处环境的严酷,“菊花”是诗人自喻,象征着高洁的人格。也就是说高尚的人总是防不胜防的被阴险的小人谗言陷害。既然惹不起险恶的害人者,也只好远走高飞避祸了。所以他说:“寄言罻罗者,寥廓已高翔”,告诉那些设下罗网害我的人们,我已经远离你们高飞了,天地是寥廓的,我可以飞得远远的,决不能让你们的罗网把我套住,不能让你们害我的阴谋得逞。“罻罗者”指的是向齐武帝进谗言陷害他的王秀之之流。这也是诗人的自我安慰,其实对于一个被谗言告中了并且皇帝下诏召回的臣下,那真是祸福难测,在没有得到准确的答案前,战战兢兢的畏惧心理是不会解除的。
    这首诗格调高古苍凉,意境雄浑开阔,取景精准且寓意自然贴切,在物象精准的刻画中惟妙惟肖的熔铸了深刻的人生感受,既是沿途景物的实写,更是诗人在返京途中心路历程的再现,由此可见诗人景物提炼的深厚功底。


相关阅读

曹邺《官仓鼠》阅读答案及翻译赏析
苏轼《望湖楼晚景》“雨过潮平江海碧,电光时掣紫
朱彝尊《出居庸关》“居庸关上子规啼,饮马流泉落
萧雄《风洞》“深谷崖边一窍开,汹汹橐龠走奔雷”
东汉《古诗十九首·今日良宴会》“人生寄一世,奄忽
陶渊明《饮酒二十首(其八)》“青松在东园,众草

有帮助
(1)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