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庐山东林寺夜怀》“霜清东林钟,水白虎溪月。”全诗注释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3-12-14 23:19
《庐山东林寺夜怀》是一首五言律诗,是诗人李白晚年被判流放夜郎后游庐山时写的一首诗作,也是其一生中最后一次游庐山时所作。诗中,李白借用佛教的概念,感叹他难以实现的理想。

庐山东林寺夜怀
李白
我寻青莲宇⑵,独往谢城阙⑶。
霜清东林钟,水白虎溪月。
天香生虚空,天乐鸣不歇⑷。
宴坐寂不动⑸,大千入毫发⑹。
湛然冥真心⑺,旷劫断出没⑻。

注释
⑴《江西通志》:东林寺,在庐山之麓,晋太元九年慧远建。此山仪形九叠,峻竦天绝,而寺之所居,尤尽林壑之美。背负炉峰,旁带瀑布,清流环阶,白云生栋,别营禅室,最居深静。凡在瞻礼,神气为之清爽。慎蒙《名山记》:庐山有东林寺,寺始于晋慧远法师。谢灵运为凿池种莲。师与隐者十八人同修净土社,缁素咸在,谓之莲社。师送客至虎溪而止。常与陶渊明、陆修静谈,不觉过溪,共笑而反。今三门内,屋于桥上,水淹塞,去即虎溪。傍稻田中,有莲数本,即莲池也。出寺有大溪,度石桥,或云此为虎溪。
⑵陈子昂诗:“闻道白云居,窈窕青莲宇。”杨齐贤曰:青莲宇,梵宫也。
⑶《楚辞章句》:“谢,去也。”
⑷《阿弥陀经》:彼佛国土,常作天乐。
⑸《维摩诘经》:舍利弗言:忆念我昔曾于林中,宴坐树下。《释氏要览》:宴坐,又作燕坐。燕,安也,安息貌也。
⑹李善《文选注》:大千者,谓一三千界,下至阿毗地狱.上非想天,为一世界。千世界为小千世界,千小世界为中千世界。千中世界为大千世界。《法苑珠林》:须菩提答阿难曰:“我念一时入于三昧,此大千世界弘广若斯,置一毛端,往来旋转如陶家轮。”
⑺《南史》:帝问大僧正慧念曰:“见不可思议事不?”慧念答曰:“法身常住,湛然不动。”《楞严经》: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生死相续。皆由不知常住真心。
⑻《韵会》:梵书以一世为一劫。谢灵运《山居赋》:“析旷劫之微言,说象法之遗旨。”[2]

霜清东林钟,水白虎溪月。
①东林:指庐山东林寺。 ②虎溪:在东林寺前,自南向西回流。
这两句描写东林寺月夜的景色——霜落清静,寺内钟声阵阵;月光映在虎溪之上,水白如练,潺潺淌流。写景逼真、形象。

李白的诗

赏析:
五言古诗《庐山东林寺夜怀》当写于诗人隐居庐山时。
李白是道佛皆信的,哪家能给他提供精神庇护,他就往哪家靠。在这首诗里李白说:“我寻青莲宇,独往谢城阙。”“青莲宇”就是佛殿。他晚年自号“青莲居士”,就是明白地宣布他同时奉信佛教。他为了求得佛给予的精神慰籍,离开浔阳城,又来到庐山西麓的东林寺,夜宿于此,更表达了一番再也不参与政治,一心隐居的决心:“霜清东林钟,水白虎溪月。”《维摩诘经》说,人生彼岸,常作“天乐”。他十分向往:“天香生虚空,天乐呜不歇。”佛经又说,释迦牟尼的十大弟子之一的舍利弗,回忆说他自己曾经于林中,安息地坐树下修炼。“宴坐寂不动,大千入毫发。”李白说,他也宴坐树下修炼,佛教中概念中的“大千世界”就进入了他的心身。“湛然冥真心,旷劫断出没。”此诗的“真心”也是个佛教术语。《楞严经》说,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生死相续,皆由不知常住真心。佛教的“劫”说的是人的寿命的长短。“旷劫”,李白借用佛教的概念,感叹难以实现他的社会理想的阻隔、疏薄的人生。他这首诗,通篇浸润着佛教的观念,感慨自己对命运的悲观与无奈了。



相关阅读

李白《独不见》阅读答案及全诗翻译赏析
李白《宿五松山下荀媪家》“田家秋作苦,邻女夜舂
李白《秋风词》“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李白《赠友人三首》“人生贵相知,何必金与钱?”
李白《入清溪行山中》阅读答案附赏析
李白《秋登宣城谢朓北楼》“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

有帮助
(3)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