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诗词名句 > 宋词名句 >

更携取胡床上南楼,看玉做人间,素秋千倾。--晁补之《洞仙歌·泗州中秋作》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3-08-14 21:52
更携取胡床上南楼,看玉做人间,素秋千倾。
  [译文]  再携带一张胡床登上南楼,看白玉铺成的人间,领略素白澄洁的千顷清秋。
  [出典]  北宋  晁补之  《洞仙歌·泗州中秋作》
  
青烟幂处,碧海飞金镜。永夜闲阶卧桂影。露凉时、零乱多少寒螀,神京远,惟有蓝桥路近。
水晶帘不下,云母屏开,冷浸佳人淡脂粉。待都将许多明,付与金尊,投晓共流霞倾尽。更携取胡床上南楼,看玉做人间,素秋千倾。
 
注释:
    泗州:今安徽省泗县。
  幂(mì):烟雾弥漫貌。
  永:长,兼指时间或空间。
  寒螀(jiāng):即寒蝉,体小,秋出而鸣。
  神京:指北宋京城汴梁。
  蓝桥:谓秀才裴航于蓝桥会仙女云英事。唐裴铏《传奇·裴航》云:长庆中,有秀才裴航,行于湘汉。同行樊夫人,国色天姿,航欲求之,夫人与诗曰:“一饮琼浆百感生,玄霜捣尽见云英。蓝桥便是神仙宫,何必崎岖上玉清。”后经蓝桥驿侧近,因渴甚,遂下道求浆而饮,会云英,以玉杵臼为礼,结为连理。方知云英为仙女、樊夫人则云英之姐也。蓝桥,今陕西省蓝田县西南蓝溪之上,故名。
  云母屏:云母为花岗岩主要成分,可作屏风,艳丽光泽。
  佳人:这里指席间的女性。
  流霞:本天上云霞,语意双关,借指美酒。《太平广记》引《抱朴子·须曼卿》曰:蒲坂有须曼卿者曰:“在山中三年精思,有仙人来迎我,乘龙升天。龙行甚疾,头昂尾低,令人在上危怖。及到天上,先过紫府,金床玉几,晃晃昱昱,真贵处也。仙人以流霞一杯饮我,辄不饥渴。忽然思家,天帝前谒拜失仪,见斥来还。令更自修责,乃可更往。昔淮南王刘安,升天见上帝,而箕坐大言,自称寡人,遂见谪,守天厕三年。吾何人哉?”河东因号曼卿为“斥仙人”。
  胡床:古代一种轻便坐具,可以折叠。

译文1:
     青色的烟云,遮住了月影,从碧海般的晴空里飞出一轮金灿灿的明镜。长夜的空阶上卧着挂树的斜影。夜露渐凉之时,多少秋蝉零乱地嗓鸣。思念京都路远,论路近唯有月宫仙境。
  高卷水晶帘儿,展开云母屏风,美人的淡淡脂粉浸润了夜月的清冷。待我许多月色澄辉,倾入金樽,直到拂晓连同流霞全都倾尽。再携带一张胡床登上南楼,看白玉铺成的人间,领略素白澄洁的千顷清秋。
   
译文2:
    蔼蔼的浮云遮蔽着月光,顷刻间云层散开,圆圆的月亮像飞出碧海的金镜一样。长夜漫漫,空空的台阶上倒映着桂树的影子。露水渐渐转凉,响起零乱的寒蝉的悲鸣。京师非常遥远,这里临近着蓝桥似的仙境。
    卷起水晶的帘幕,挪开镶嵌云母的屏风,冰晶玉洁般的佳人涂抹着淡淡的脂粉。我打算把这许多月的光明,都交付给这盛满佳酿的金樽,一直喝到明天的拂晓,连同那些绚丽的朝霞一并饮尽。更要携带着交椅登上南楼,去尽情欣赏那美玉造就的人间,去观赏那洁白无尘的仙寰。
  
译文3:
   天空烟霭迷漫,顷刻间从碧海升起一轮金镜,在夜深的台阶上投下丹桂影。待到露凉时,响起了零乱错落的蟋蟀声。京城离我那样遥远,只有月宫仙境离我最近。
    高高卷起水晶帘,再敞开云母屏风,让清冷月光照佳人淡施脂粉。更想把许多明月清光,交付给金杯,到拂晓将美酒和朝霞同喝尽。再带胡床登上南楼,观赏那白玉世界,和素淡的秋色千顷。

赏析:
此词通篇都写赏月。上片开头写词人仰望浩月初升情景。首二句化用李白诗中“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灭尽清辉发”句意,“青烟”指遮蔽月光的云影。夜空像茫茫碧海,无边无际;一轮明月穿过云层,像一面金镜飞上碧空,金色的光辉照亮了天上人间。“飞”字写乍见月之突然升起,使人感到似是何处飞来,充满惊异欣喜之情。“永夜”三句,通过永夜、闲阶、凉露、寒蝉等物象,极写月夜的静寂清冷,描绘出一幅充满凉意的,悠长寂寞的中秋月夜图,烘托出词人的孤寂心境和万千感慨,流露出词人对美好月色的珍惜眷恋。
  以下两句,写因望月而生的身世感慨。词中引用,以蓝桥神仙窟代指蟾宫月窟。这两句意思是说,京城邈远难至,倒是这一轮明月,与人为伴,对人更加亲近。作者为苏门四学十之一,曾三次任京官,后面两次都是因牵连党争而去职,被贬外郡;作此词前不久词人虽得脱出党籍,起任泗州知州,但朝中已无知音。“神京远”的“远”,主要是从政治的含意说的。
  上面这几句赞美眷恋中透出了几分凄清。这时作者已五十八岁,前次去官回家,就已修葺归来园隐居,自号“归来子”,忘情仕进,此词对仕途坎坷,也仅微露怅恨而已,全词的主调,仍然是旷达豪放的。两句明白点出孤寂心情,意脉紧接上文,而扬景则由环境景物转到望月抒怀。
  下片转写室内宴饮赏月。卷帘、开屏,都是为使月光遍满,为下文“付与金尊”预作地步,表现了对明月的极端爱悦。“淡指粉”的“淡”字也与月光极协调。水晶做成的帘子高高卷起,云母屏风已经打开,明月的冷光照入室内,宛如浸润着佳人的淡淡脂粉。筵上的人频频举怀,饮酒赏月,似乎要把明月的清辉全部纳入金尊之中,待天晓时同着流霞,一道饮尽。
  这里把月下筵面的高雅素美,赏月兴致的无比浓厚,都写到极致。月光本来无形。作者却赋予它形体,要把它“付与金尊”,真奇思妙想也。天晓时分,月尚未落,朝霞已生;将二者同时倾尽,意思是说赏月饮酒,打算直到月落霞消方罢。
  结尾写登楼赏月,由室内转到室外。夜更深,月更明,虽然夜深露冷,作者赏月的兴致不但没有衰减,反而更加豪壮。这时他想起《世说新语·容止》记载的一个故事:晋庾亮武昌,尝秋夜与诸佐吏殷浩之徒南楼赏月,据胡床咏谑。作者觉得庭中赏月不能尽兴,所以要象庾亮那样登上南楼,去观赏那月光下如白玉做成的人无际素白澄澈的清秋气象。古代五行说以秋配金,其色白,故称秋天为素秋。用“玉做人间”比喻月光普照大地,可谓奇想自外飞来。它既写月色,也暗含希望人间消除黑暗和污浊,像如玉的明月一般美好之意。“看玉做人间,素秋千顷”作豪放之语,两句包举八荒,丽而且壮,使通篇为之增色。
  全词从天上到人间,又从人间到天上,天上人间浑然一体,境界阔大,想象丰富,词气雄放,与东坡词颇有相似之处。全词以月起,以月结,首尾呼应,浑然天成。篇中明写、暗写相结合,将月之色、光、形、神,人对月之怜爱迷恋,写得极为生动入微。这首词从题材、作风到心胸、气度,都逼近苏轼。


赏析二:
这首词作于徽宗大观四年(1110),是词人的绝笔之作,当时词人任泗州知州。
     中秋之夜,把酒对月,词人诗兴大发,遂成此作。本词通过对月色之美和赏月过程的记叙,表达了对官场的厌倦和欲寻解脱的情思。 词的上半部分描绘中秋夜景。开篇两句从李白的诗句“皎如飞镜临丹湖,绿烟灭尽清辉发” 中化出,写明月初升的情景。“飞”字写皓月升空的状态,颇具动感,可见词人当时的欣喜之情。 “永夜”三句,描写了永夜、闲阶、凉露、寒蝉等诸多意象,它们有机结合,共同营造出一种清幽、冷寂的氛围,既突出了词人此时的寂寞心境,又暗含着词人对眼前美景的留恋。“桂影”二字,语义颇丰,既可指庭院中的桂树,也能指月亮中的桂树,意境清幽。结尾两句写词人触景生情,感慨不已。“蓝桥路”以仙境写月亮。词人一生羁宦,饱经沉浮,党争之祸更使他看透了官场的黑暗本质,所以早已心生厌倦而欲寄情山水,从大自然中求得解脱,所以他会觉得“蓝桥路近”。 词的下半部分写赏月的过程。“水晶”三句写月光满室,与佳人辉映。月为人增色,人为月增辉。“冷”、“淡”点出美的内质——清幽高雅。“待都将”三句写词人的饮兴,他豪兴大发,不仅要倾明月之光入杯,更要收流彩朝霞共饮,这三句把词人痛饮酩酊的情状表现得淋漓尽致。最后三句又回写赏月。词人想效仿当年的庾亮,携带着胡床登楼赏月,看尽月夜人间的清秋美景。
    这首词豪迈超拔,意境雄浑,上天入地,想象绮丽,颇得东坡之神髓。


文章标签:   明月   中秋   赏月  




相关阅读

“不洒世间儿女泪,难堪亲友中年别”全词赏析
“谁作桓伊三弄,惊破绿窗幽梦?”苏轼《昭君怨》
“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的意思及全词
“东风且伴蔷薇住,到蔷薇、春已堪怜”全词翻译赏
“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全词翻译赏析
“宿燕夜归银烛外,流莺声在绿阴中”全词赏析

有帮助
(3)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