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诗经全文 > 诗经·国风 >

《国风·卫风·伯兮》“愿言思伯,甘心首疾。”全文翻译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3-09-01 17:59
愿言思伯,甘心首疾。
  [译文]  一心只把哥来想,头痛难忍又何妨?
  [出自]  春秋  《国风·卫风·伯兮》

   伯兮朅兮,邦之桀兮。伯也执殳,为王前驱。
   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
   其雨其雨,杲杲出日。愿言思伯,甘心首疾。
   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愿言思伯,使我心痗。
 
注释:
    伯:古代兄弟姊妹中长者为伯。妇女也称丈夫为伯。女子对丈夫的称呼。
    朅:音切,英武高大。
    桀:通“杰”,杰出的人。
    殳:音书,竹制兵器,古代杖类兵器 。
    膏沐:发油与洗发水。
    适:悦 。
  容:打扮。
    杲:音稿,明亮的样子。
    愿言:思念的样子。
    甘心首疾:形容思念的深切。
    焉:何。 
    谖草:萱草,忘忧草。
    言:动词词头,一说是 代词“我”。
    树:种。 
    背:北堂,即后堂。
    痗:音妹,忧思成病。

译文1:
     伯啊,伯啊,你真是我们国家最魁梧英勇的壮士了,你手持着兵器殳,作为王的勇士,冲锋陷阵,是军中的先锋官。自从你随着东征的队伍出发,离开家,我就日夜思念,头发乱了也没心思理,更没有心思擦脂抹粉——我打扮好了给谁看啊?下雨吧,下雨吧,可偏偏又出了太阳,总是事与愿违。我情愿想你想得头疼,只希望我的思念能换回你的归来。树荫之下生长的忘忧草,能够消除掉记忆的痛苦,(我佩戴了忘忧草,却仍不能忘记你)我甘愿相思成病,只希望你能够快些回来。(只要你能回来,我情愿头疼心碎。)
  
译文2:
   我的哥啊多英勇,在咱卫国数英雄。我哥手上拿殳杖,为王打仗做先锋。

  打从我哥东方去,我的头发乱蓬蓬。香油香膏哪缺少,叫我为谁来美容!

  好像天天盼下雨,天天太阳像火盆。一心只把哥来想,头痛难忍又何妨?

  哪儿去找忘忧草?为我移到北堂栽。一心只把哥来想,病到心头化不开。
  
译文3:
    我的哥哥要离去,他是邦国的英杰。哥哥手持着长兵器,为王出征打先锋。
    自从哥哥东走后,头发不梳乱蓬蓬。不是没有油脂粉,为谁梳洗为谁容。 
    盼下雨呀盼下雨,不料明明晃晃太阳出。心中念夫不能忘,想得头痛无怨语。
    哪儿找得到忘忧草,找来栽在树背后。心中念夫不能忘,使我心痛又悲伤。

赏析:
此诗与周南的卷耳,都是有名的妇人思远之作。卷耳以设想其夫行役之苦胜,而此诗以妇人自述其情景胜。从第一章开始,她就毫无保留地夸耀自己的丈夫是多麼杰出,多麼受器重;诗中流露著无限的骄傲和得意,使人彷彿看见她脸上焕发的神采,而感染到她的喜悦。对她丈夫「执殳」去「為王前躯」。她也并不觉得有甚麼感伤(感伤是之后的事);在当时,毋寧说她深引以荣呢!做一位英雄的妻子,她又岂能不感觉骄傲和光荣?
第二章的主题,是她对丈夫专注而深挚的爱。当他出征以后,这位小妇人竟无心梳洗,以致「首如飞蓬」。这四字把她那失去了生活重心,茶饭无心的懨懨情态形容了出来。紧跟著的两句:「岂无膏沐?谁适為容!」更是画龙点睛,一针见血。那种执著、深挚、无奈的神情,就呼之欲出了。「之死矢靡它」是「寧死不二」正面的否决,使人敬佩;「谁适為容」则用反问的语气来表明自己专注不移的深情,使人感动,同时也可使人回味第一章对伯兮的讚美。

第三章盼其夫归,如「大旱之望云霓」,热切的相思;「其雨」和「出日」都是一种象徵,象徵著心理的渴盼和挣扎。以字面来说,是全诗中最单纯、最客观的句子;其实却是全诗最复杂、最难解的部分。难解的原因,就在於它不是直接的叙述、描写(如:伯兮朅兮,邦之桀兮;自伯之东,首如飞蓬;焉得諼草,言树之背。)而是用象徵、暗示,这种象徵、暗示极强烈,却又晦涩,极含蓄,可意会而难言传;那种渴望、希冀,在「愿言思伯,甘心首疾」中,才露出端倪;虽想到头脑发昏,也心甘情愿。

虽有第三章的「甘心首疾」,毕竟不堪其忧;所以更有第四章「焉得諼草」的希望遗忘,这比第三章又深了一层。人在极為情苦时会羡慕无情,同样在思念到极点时,也会希望遗忘(不是真的希望忘掉,而是『能遗忘多好』的叹息)。「焉得諼草,言树之背」就是这种心情下的產物。然而諼草不可得,而她,也并不真的想遗忘,只是以此说明,她心中思念之苦,已到了需要遗忘的地步了。她还是「愿言思伯」的,思到「使我心痗」,也就是积鬱成疾了。层层推展,以见征人离家之久,妇人思念之深。全诗无半语含怨,其感人之力,格外强烈,真是标準的好诗,开发出唐诗中多少闺怨一类的名作来。
〈伯兮〉是以一位居家妇女的口吻,倾吐对出征未归丈夫的深切思念,语言直接中有含蓄,情深意浓,透过诗文的呈现,可以透视思妇的内心世界。第二章「谁适為容」的意思,和〈鄘风‧柏舟〉中「之死矢靡它」同样坚决;可是在情致上,「谁适為容」就含蓄蕴藉得多了,「含蓄」也是诗经情感的最大特色。它既不同於〈白华〉的幽怨,也不同於〈卷耳〉的想像,它只是一个小妇人坦白率真地倾诉对出征丈夫的思念,感情是狠真实、贴切的。那是虽苦犹甘之如飴的思念,虽病而矢志无悔的思念。
       其实她也狠痛苦,狠忧伤(甘心首疾,使我心痗),但没有丝毫的怀疑和埋怨。她对自己和对方,都是极具信心的,极其执著的。从头至尾,没有一句怨言,没有一声责备。可知这位小妇人何等深明大义,又何等深爱她出征的丈夫。「情深无怨尤」,就是这首诗的精神所寄了,在直接的叙述之外,也有丰富的心灵世界及深刻的感情寄托,这点有些类似李商隐诗的味道。身处离婚率逐年攀升的现代社会,吟咏朗读这首诗时,除了感佩於古人温柔敦厚的民风,对於夫妻相处之道,有了不同的、更深一层的心灵体悟。


相关阅读

诗经·国风·秦风全集 国风诗经名句赏析
诗经名句 心之忧矣,如匪浣衣。静言思之,不能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诗经.卫风.淇奥》全文翻
国风·召南·甘棠--“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
《诗经·卫风·氓》“言笑晏晏,信誓旦旦。”全文翻
《国风·邶风·雄雉》原文注释翻译及赏析

有帮助
(2)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