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诗三百首 > 宋诗鉴赏 >

张咏《新市驿别郭同年》“驿亭门外叙分携,酒尽扬鞭泪湿衣”翻译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4-12-12 19:40
新市驿别郭同年
张咏
驿亭门外叙分携,
酒尽扬鞭泪湿衣。
莫讶临歧再回首,
江山重叠故人稀。

注释
⑴新市:故址在今湖北京山县东北。郭同年:生平不详。当为与张咏同年中进士者。
⑵分携:分手,别离。
⑶歧:歧路,交叉路口。
⑷江山重叠:犹言山重水复,形容道路艰难。

译文
在驿亭门外,我们殷殷告别,送行的酒喝了一杯又一杯,没有个够;我骑上了马,挥鞭上路,伤心的眼泪把衣襟湿透。你不要惊讶我到了路口不断地回头,眼前是重重叠叠的江山,今后又能碰到几个知心朋友?




创作背景
此诗当作于张咏任相州通判或离任之际。其时,他尚未登台阁,未与西昆诗人杨亿等唱酬,故此诗语言明净,并未染上华靡浮艳的习气。独自在外,踽踽凉凉,充满着家山身世之感。忽然在一个小小的驿站,碰到了老朋友,“他乡遇故知”,二人自然十分欣喜。但欢会难久,好景不长,接着又要分手了。这一重难舍难分的心情,压得人沉重地喘不过气来。于是作者创造了这首抒写离别愁绪的诗。



赏析:
《新市驿别郭同年》是北宋诗人张咏创作的一首七言绝句。这首诗叙述了与朋友郭同年离别的场景,语言平实,却道出了很好的友人分别时互相恋恋不舍的深情。
“驿亭门外叙分携,酒尽扬鞭泪湿衣。”点出与郭同年分别的地点和气氛。别易会难,古人历来都很看重分别的时刻。他们是“分携”之交,又在“驿亭门外”,客中离别,而所别之人,又是同一年中进士的人。科举时代,很看重这种“同年”之情;而张泳自号乖崖,以为“乖”则违众,“崖”不利物(见《宋史·张咏传》)。平素落落寡合,因而与故友分袂之时,情意格外深厚。“酒尽”,不是写酒少,而是言“叙分携”之际语多时长。“扬鞭泪湿衣”,与柳永《雨霖铃》词中“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数语,语意相近。所不同者:一别故友,一别情人;一骑马,一乘舟而已。

“莫讶临歧再回首”,承前再作渲染。从逻辑上说,“反”包含了先有“正”之意,诗人只有在作出了令人惊讶的举动之后,才会有“莫讶”之语。临歧回首,人情之常,不会令人凉讶.更不会使送别者惊讶。只有在行者一再回首,不断回首的情况下,送别者才会感到惊讶。此处,诗人正是用“莫讶”二字,突出其对郭同年恋恋不舍的深情。

“江山重叠故人稀”言诗人“临歧再回首”之由。“江山重叠”,言征途之险峻。唐人《元和郡县图志》卷十八说,中山府(唐称定州)一带多山。其地有恒山、孤山、尧山、无极山等。天险倒马故关,便因“山路险峭,马为之倒”而得名。“江山重叠”四字,体现出征途的困苦和艰险。异乡客地遇见故人,令诗人分外高兴;异乡客地与故人“分携”,令诗人分外留恋和伤感,加之又是“故人稀”的张咏。陈衍《宋诗精华录》评此七字说:“眼前语说得担斤两。”

宋诗善于写细微的感情,尤其善于翻案及融化前人的成句。临歧分手,凄然下泪,在唐人的送别诗中多次见到,但往往以安慰语出之,如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川》:“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高适《别韦参军》:“丈夫不作儿女别,临歧涕泪沾衣巾。”这首诗因为自己是离开的人,所以翻过来写,直说自己临歧回首,泪湿衣巾,同样情真意切。诗末句直叹“故人稀”,也多少与唐诗“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王维《渭城曲》)在情感上有相通之处。




相关阅读

“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的意思及全
许月卿《挽李左藏》“半生懒意琴三叠,千古诗情土
程颢《题淮南寺》“南去北来休便休,白苹吹尽楚江
朱熹《泛舟》“昨夜江边春水生 艨艟巨舰一毛轻”全
张栻《立春偶成》“律回岁晚冰霜少,春到人间草木
“天寒有日云犹冻,江阔无风浪自生”的意思及全诗

有帮助
(1)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