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宋词精选 > 晏殊词集 >

晏殊《木兰花·池塘水绿风微暖》宋词赏析及注释翻译

木兰花
晏殊
池塘水绿风微暖,记得玉真初见面。 重头歌韵响铮琮,入破舞腰红乱旋。
玉钩栏下香阶畔,醉后不知斜日晚。 当时共我赏花人,点检如今无一半。

[注释]
①玉真:晏殊家歌妓名。
②重头:一首词前后阕字句平仄完全相同者称作“重头”,如《木兰花》便是。琮:玉声,比喻玉真嗓音脆美如玉声。
③入破:乐曲中繁声,与“重头”一样为官弦家术语。
④香阶:飘满落花的石阶。
琤琮(chēngcōng称从);玉器撞击之声,形容乐曲声韵铿锵悦耳; 琮:玉声,比喻玉真嗓音脆美如玉声。
入破;唐宋大曲一个音乐段落的名称(唐、宋大曲在结构上分成三大段,名为散序、中序、破。入破,即为破的第一遍。乐曲中繁声,与“重头”一样为官弦家术语。),这里形节奏开始加快。
红乱旋:大曲在中序时多为慢拍,入破后节奏转为急促,舞者的脚步此时亦随之加快,故云。红旋,旋转飞舞的红裙。
香阶:飘满落花的石阶。
共我赏花人:自己和一同观看玉真歌舞的同伴。
点检:检查,细数。“点检”句:言自己如今年纪已老,当年歌舞场上的同伴大都已经不在人世。

翻译:
池塘水泛着新绿,风儿满是暖意,记得与佳人初次相遇,她的歌声如泉水叮咚,舞曲动感强烈,穿着红衣旋转,看得我眼花潦乱。
在锦帘玉钩栏杆下,在散发着花香的石阶畔,我醉态蒙蒙珑珑,不知至夕阳天色已晚。回想当初同赏花的伴,屈指来算,如今在世还不足一半。
【译文二】
池塘中绿波荡漾微风送暖,记得就在那时我与玉真初次相见。她甜美的歌声清脆悦耳,穿着红裙的细腰纷乱地旋转。
我躺在玉钩栏下的香阶旁,沉醉后竟然不知道夕阳西下天已晚。当时与我一同饮宴赏花的旧友,算起来如今健在的人已无一半。
【评点】
本篇为追怀旧日生活之作,全词以优美的语言表达了词人人生如梦、好景不长的凄然感慨。
上片回忆,词人以感伤的心情描写了当年与友人聚会观看歌女歌舞的情景,渲染欢歌醉舞的热烈气氛。“池塘水绿风微暖”点出此时为春天,在微风送暖的春日,词人漫步园中,看着眼前池塘中绿波荡漾的情景,恍惚回到了过去,想起了与玉真初次相见的情景,并由此引出词人对一个春日赏花宴会上歌舞升平场景的回忆。“重头歌韵响琤琮,入破舞腰红乱旋”写玉真跳舞的迷人状态。此二句为本词中脍炙人口的工丽俊语,也是晏殊词中的名句。“重头”是指一首词上下二片句式音韵完全相同,回环和覆叠是“重头”的典型特点,故此处的“歌韵”分外“琤琮”,更为动人心弦。入破是唐宋大曲的乐曲阶段名称。当乐曲演奏至“入破”阶段时,乐曲节奏急促,故言“舞腰红乱旋”。此二句中“响琤琮”写听觉感受,“红乱旋”写视觉感受,虽未直接点评歌舞情态,但赞美之意顿出。
下片抒写世事无常、不胜今昔的深沉感慨,悲凉沉郁。“玉钩阑下香阶畔”承接上片,点明了当时歌舞宴乐的地方。“醉后不知斜日晚”仍写当年的酒宴情事,沉醉后竟然不知道夕阳西下天色已晚。“斜日晚”隐含人生晚景的意思,为下两句抒情做好了铺垫。“当时共我赏花人,点检如今无一半”,道出词人深深的感慨:当时与我一同饮宴赏花的旧友,算起来如今健在的人已无一半。
整首词充满哀思,尤其是最后两句,让人读来不尽心酸。在结构上,上片怀旧,下片写今,紧凑而又对比强烈。词人以前后互见的手法,将思念之情自然表达出来,婉曲而又意蕴深长。
[赏析]
这首词写作者在池塘旧地回忆往昔初见美人的情景,开头两句与结尾两句为今日情事,中间四句为忆旧。绿水池塘,微风送暖,牵动词人对往昔的回忆。当时词人与玉真初次相见。她动听的歌喉,像吐出一串串的如玉美声;她袅娜的腰肢,旋舞成一朵乱飘的红云……舞后歌罢,他们又在白玉栏杆下的台阶上幽会,如胶似漆,不知天色已晚……掐指细数当时与之一道在这儿赏花行乐的人,至今已没剩下一半。表现出词人博爱的胸襟,透露出人生无常的伤感。

木兰花
晏殊
燕鸿过后莺归去,细算浮生千万绪①。 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
闻琴解佩神仙侣②,挽断罗衣留不住。 劝君莫作独醒人③,烂醉花间应有数。
[注释]
①浮生:人生世上,虚浮无定。
②闻琴:文君新寡,司马相如于夜以琴挑之,文君遂与相如私奔。解佩:刘向《列仙传》:郑交甫至汉皋台下,遇二仙女佩两珠,交甫与她们交谈,想得到她们所佩宝珠,二仙女解佩给他,但转眼仙女和佩珠都不见了。
③独醒人:仅有的清醒的人。
翻译“
燕子和鸿雁已经飞过,黄莺儿也归去。仔细盘算虚度的一生,也有折磨千愁万绪。欢聚的春梦能有几多时,(叹她走了,)像秋云一样散去,不知该到何处去寻觅。
她是闻琴知音的文君,也是值得解佩的仙侣。竟管拉扯坏了她的罗衣,也没有将她挽留下柢。劝君别一个人独醒,(那将非常痛苦伤心,)命中注定我是一个情种,(为情所困,)我烂醉于花天酒地。
[赏析]
这首词是作者概叹人生苦短,主张及时行乐思想的词作。细算来人生百年,也不过闲惹千万种愁绪。不论是写文君私奔,相如富贵后却背弃初盟,还是说郑交甫求爱并得到应允,但转瞬间一切均化为乌有。二者都说明爱情和婚姻之无常。最后两句是词人看破红尘后的牢骚。“莫作独醒人”,劝慰人及时行乐,但又主张“烂醉”而应“有数”,则是词人抒情有节制的表现。


 木兰花
晏殊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 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注释]
①年少:指青春少年时光。
翻译:
长亭路旁满是绿杨和芳草,轻浮年少的他呀,移情别恋离我而去。楼头敲响了五更钟,惊醒了我的残梦,我的离愁呵!就像三月的雨,摧打着花儿纷纷落地。
多情的我总比无情的他痛苦,我一寸芳心皆离愁别绪,郁结成千万条丝缕,天涯地角虽遥远,,尚有穷尽的时候,然我的相思却无穷无尽。
【译文】
在绿杨逶迤芳草萋萋的长亭路边,情郎哥竟轻易地离开我远去。楼头的五更钟声敲醒我的残梦,离愁就像枝下落英暮春细雨。
无情之人不像我多情人这般愁苦,寸心纷乱如同柳条千丝万缕。天涯地角也有到头的时候,只有相思之情没有穷绝处。
【评点】
本篇为一首闺怨词,写女子的离愁别恨和相思深情。词具体描写和渲染女子被抛弃以后经常魂牵梦绕辗转不眠、像三月细雨那样绵绵不尽的离愁,又直抒心中永无穷尽的相思苦情。
上片“绿杨芳草长亭路”开篇写景,点出两人分别的时间是芳草萋萋的春天,地点是长亭路边;“年少抛人容易去”此句以思妇的口气说出:临行之际,情郎哥竟轻易地离开我远去。“年少”此处指的是女子所爱恋之人,词中虽未说出女子的反应,但从语气可以看出,女子定是泪眼相看,无语凝咽,故才会埋怨情郎的绝情。“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生动地描述出思妇的思念之意,反衬出“抛人去”者的薄情寡意。深夜中,女子辗转反侧,很久之后才入眠,却很快被五更钟声敲醒残梦,于是又开始思念;窗外细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花瓣随之纷纷落下,正如她心中的离愁。“残梦”和“落花”相互对仗照应,婉转地抒发了女子思念情郎的心情,可谓“婉转缠绵,深情一往,丽而有则,耐人寻味”(陈廷焯《白雨斋词话》)。
下片将无情和多情,天地尽头与相思无边作对比,抒发了女子的多情以及难以言宣的相思之苦。“无情不似多情苦”运用了反语的修辞,表面意为无情不像多情人这般愁苦,实则是“多情自古伤离别”之意,褒扬多情的好处,正是因为多情才愁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写心绪纷乱如同千丝万缕的柳条。缕缕柳丝,飘绵拂水,最知离别之苦。“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是晏殊词中的名句,词人以深切的情感抒发了相思的无限与永恒。 天地是有尽头的,但离别后的相思之情却绵绵无穷尽。此处词人运用对比,表现了“多情”者所受的精神折磨,但对那位薄情的年少,却没有一丝埋怨,足见其感情的真切与含蓄。
全词感情真挚,情调凄切,风格婉转缠绵,耐人寻味。词人运用了比喻、反语、夸张等表现手法,平添了词的艺术感染力,收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

[赏析]
此词写相思别怨。词中句句是对情人的柔婉哀怨,饱含着无限的爱意和思念。“绿杨”、“芳草”、“长亭”皆为离别景象。年少的情侣轻易地抛下情人远去。楼头五更钟声惊破残梦,花底三月霪雨引发离愁。无情人自然不像多情人那样多愁善感,用衬托对比的手法强调“多情”者的痛苦。“一寸”相思,缱绻起千万缕愁绪。结尾再用一对比:天涯地角有穷尽而相思永无止期,以空间之有限来比相思之无垠,于白描中抒情。




相关阅读

晏殊《诉衷情》“凭高目断,鸿雁来时,无限思量。
晏殊《撼庭秋·别来音信千里》阅读答案及赏析
晏殊《喜迁莺·花不尽》阅读答案附赏析
晏殊《玉楼春》“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晏殊《踏莎行·细草愁烟》阅读答案及赏析
晏殊《蝶恋花·六曲阑干偎碧树》“浓睡觉来莺乱语,

  
有帮助
(13)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