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宋词精选 > 周邦彦的词 >

周邦彦《诉衷情》“不言不语,一段伤春,都在眉间。”全词翻译赏析

不言不语,一段伤春,都在眉间。
  [译文]  她默默无语,望着这即将逝去的春天,满腹愁情全都显露在微蹙的双眉之间。
   [出自]  北宋  周邦彦  《诉衷情·出林杏子落金盘》

 出林杏子落金盘。齿软怕尝酸。可惜半残青紫,犹印小唇丹。
南陌上,落花闲。雨斑斑。不言不语,一段伤春,都在眉间。

注释:
     出林杏子:刚从杏林中摘下的杏子。
     金盘:盘子的美称。
     齿软:杏酸得牙齿发软,禁受不住。
     唇丹:搽在唇上的丹红。
     南陌:南城的街道。
     落花闲:花瓣悠悠飘落。

译文1:
      金盘里盛着刚摘下的杏子。少女品尝了一口,就酸得牙齿禁受不住了。青紫的酸杏,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唇红印。
    花儿像细雨一样悠悠飘落,地上一片斑斑点点的残红。少女望着落花,虽然不言不语,伤春的闲愁,都凝在蹙皱的双眉之间。
   
译文2:
    杏子刚刚成熟,便摘下树梢,盛放在金盘里。美丽的姑娘拿起一颗,迫不及待地品尝,只觉得杏酸齿软,急忙放下,只留下一个小巧的红唇印在青紫色的杏子上。
    她看见窗外的街道上,落花慢悠悠地飘落下来,如同洒下的雨点,班驳一片。她默默无语,望着这即将逝去的春天,满腹愁情全都显露在微蹙的双眉之间。



赏析:
这是一首写少女伤春的词。少女伤春,在周邦彦以前的诗人词人中有不少人写过,但跟尝果怕酸联系起来,却是罕见的。周邦彦这首词由少女尝果写到伤春,过渡自然,联系紧凑。
  “红杏枝头春意闹”,(宋祁《玉楼春》),可见杏子成熟,当在暮春时节了,新摘来的杏子放在金盘里,色泽鲜艳明丽,不用“置金盘”,而用“落金盘”,因“落”字有从摘下到放置过程的动态感,即摘下放入的意思,比“置”字生动得多。新出林的杏子特点是鲜脆,逗人喜爱。但又由于是新摘,没有完全熟透,味道是酸多甜少,颜色青紫而不太红。而少女好奇,好新鲜,见到鲜果以先尝为快。但乍尝之后,便觉味酸而齿软了。正如韦应物诗“试摘犹酸亦未黄。”少女怕酸,不敢再吃,只剩下大半个吃剩的杏子。青紫色的残杏,留下少女一道小小的口红痕迹,唇丹与青紫相间,在词人看来,简直是一种美的享受。而这位少女也必然因怕酸而攒眉蹙额,娇态可掬,更惹人怜爱了。所以词人用了“可惜”二字,而不用“留得”二字。因为这不只是在写半枚残杏,而是透过残杏写少女。
  下片先从少女眼里写周围环境,南陌上,满地落花狼藉,春雨斑斑,送走了春天。真是春雨无情,落花有恨。这三句似与上下文无关系。但看最后三句之后,便可体会到这三句环境描写对少女的伤春情怀起了烘托作用。正是在这样一个落花春雨的撩乱氛围中,才使少女感到“落花风雨更伤春。”(晏殊《浣溪沙》)而伤春心事“都在眉间”。也就是说因伤春而愁眉深锁。对于妙龄少女来说,伤春每由怀春引起。对花落春归,感岁月如流,年华逝水,因而有了某种爱情意识的跃动,这是可以理解的。但这却是少女不可透露的内心世界的秘密,所以她只能不言不语,终日攒眉。
  上片说的少女因尝杏怕酸而攒眉,这是生活中的偶然现象,少女因怀春伤春而攒眉,则是生活中的必然现象。这两种现象在词中来了个巧合,少女以尝杏怕酸而攒眉,巧妙地掩饰了她因怀春而攒眉,掩饰了她内心的秘密,可谓妙合无垠,这也正是作者构思细密,匠心独运之处。
  这首词上下两片初看似无关系,不易衔接,实则用暗线贯串,自然过渡,结构曲折。作者又善于抒写女性心理,将女性心理活动与景物描摹巧妙结合,所以后来评论周词的都很称赞他的词法,如清陈世焜云:“词至美成,开合动荡,包扫一切。”(《云韶集》卷四)




相关阅读

周邦彦《解语花•上元》全词翻译及赏析
周邦彦《蝶恋花·早行》阅读答案及翻译赏析
周邦彦《苏幕遮》“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全文翻
周邦彦《齐天乐》“暮雨生寒,鸣蛩劝织。”全词注
周邦彦《浪淘沙慢》“南陌脂车待发,东门帐饮乍阕
周邦彦《解连环》“拚今生、对花对酒,为伊泪落”

  
有帮助
(4)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