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李贺《雁门太守行》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3-05-11 12:03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 龙为君死
                                      ——李贺《雁门太守行》


李贺(790--816)字长吉,福昌(今河南宜阳)人。李贺的生平遭遇是不幸的,一生心境凄苦,一生体弱多病,二十七岁去世。李贺一生虽仕途坎坷,但却始终怀有建功立业的强烈愿望。在短暂的一生中以诗为业,在诗歌中,不但讽刺了黑暗政治和不良社会现象,抒发愤懑,而且还写神仙鬼魅等,题材丰富,想象奇特,句段字炼,色彩瑰丽,体现出了较高的审美艺术价值。
《雁门太守行》是乐府旧题,属《相和歌·瑟调曲》,后代诗人多借此题写征戍之事。“安史之乱”以后,唐王朝的力量大大削弱了,朝廷与藩镇的战争连绵不断。诗歌以朝廷与藩镇的战事为背景,通过歌颂将士不惜为国捐躯的精神,寄寓了自己为国立功的壮怀。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这首先是描写了战争形势的紧迫。“黑云压城城欲摧”,一个“压”字,形象地描绘出叛兵来势的凶猛,“欲摧”表现了大敌压境、危城欲摧之状。从修辞手法来说,诗人用黑云翻腾滚滚压来比喻叛兵之势,形象而生动地渲染了敌军压境的汹汹气势和危城欲破的紧急情境。“甲光向日金鳞开。”“甲光”即指战士的盔甲在日光照射下闪耀着金鳞之光。“开”字形象地展示出将士们饱满的情绪,见出战阵井然有序地次第排开。 “开”与“摧”两字相对,反衬出边防将士维护国家统一的无畏精神。这两句的意思是说,黑云压在城上,城像快要压垮一样,照在将士们头上的阳光如同金色的鱼鳞一样闪闪发光。诗人以形象的比喻和夸张的手法,描写鏖战之前敌我双方的军威和声势。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这两句写悲壮激烈的战斗场面。这两句紧承“甲光”句,描绘守城将士杀出城门,舍身奋战。“秋色”点明时令,诗人对这场与强敌拼死的厮杀的描写,只用秋色里角声满天暗示出来。“角声满天”指催战的鼓角齐鸣,声震天地,“塞上”交代作战地点。“燕脂”即“胭脂”。此指边防将士所流血的颜色,暗示守边将士死伤惨重。就是说,这胭脂般殷红的血迹,在浓重的夜幕下凝结成一片紫色。上句的一个“满”字,扩大了激战的场面;下句的一个“凝”字,形象地描绘出边防将土鲜血淋漓,已经凝结了。这两句的意思是说,白天秋色中号角声满天响,日暮时分战场上泥土被染成了一片紫红色。这里暗示出了战斗的激烈,死伤惨重。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写守军出击的情景。“半卷红旗”写将士们死伤惨烈,军队已经偃旗息鼓,表现出败阵后的低沉气氛。“临易水”由此而使人想起了燕太子丹在在易水为荆轲饯行是所说的“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土一去兮不复还”的话。悲壮的气氛暗示着战争的结局,突出了将土们为国捐躯的决心。“霜重鼓寒”写天寒,说明将士顶风冒寒作战,可见战斗的艰苦卓绝。“声不起”是用鼓声不振,描写将士死伤惨烈的悲剧气氛。上句的“临”字,刻画出边地将土突围的威猛气势和必胜信念。下句的“重”字,诗人运用了通感的修辞手法,把寒冷描摹得好像有斤两可称,气氛低沉。这两句的意思是说,好色的战旗在易水之边半卷着,严霜中,鼓声低沉。这里,诗人用击鼓进军的鼓声表明将士们已经没有什么斗志了,也只有以死报国,战死疆场。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写将士们捐躯报国的决心。“黄金台”在易水之滨,即燕昭王置千金招贤纳土之台。诗人用战国时燕昭王的典故,建此台招揽天下贤才,这里用以指受到国家重用。“玉龙”即宝剑。这两句的意思是,为了报答君王的知遇之恩,我要手提宝剑去为君王战死。这两句诗人剖心明志,是全诗的主旨。诗人作为唐宗室后裔,尽管平生倍受压抑,壮志未酬,但对于藩镇势力是切齿痛恨的,因而,他希望朝廷能像燕昭王那样选贤任能,平定四海。
在艺术上,主要表现出以下的艺术手法。
首先,新奇的构思,增强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构思新奇”在这首诗歌中,就是注重了战争的过程,也最注重了描写战争氛围,强烈地渲染了严酷的战争气氛,从而使作品的主题更为鲜明、突出。如,“黑云压城”、“金鳞开”,写出了形势危急的紧张气氛,表现出了危城欲破的紧急情境和将士们的英勇顽强的决心。“角声满天”、“凝夜紫”,写出了战斗的激烈气氛。“临易水”、“声不起”,写出了悲壮的气氛。这样,不但使作品的主题更为鲜明、突出,增强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其次,丰富的想象,提高诗歌的审美境界
大家都知道,丰富的想象是诗歌立意和构思的基础,是诗歌立意和构思通向新颖、奇巧的桥梁,是诗人描绘形象、创造意境的必要条件。在这首诗歌中,诗人很注重了想象,使诗歌的主题得以表现,意境得以创造。如,诗人由藩镇叛乱猖獗凶猛的气势,想到那滚滚黑云弥漫天空,笼罩整个边城的危机状况。这样,既突出了诗的主题,又开拓了诗的境界,增强了艺术感染力。
再次,秾丽的色彩,使诗歌产生了独特的魅力
诗人善于着色,以色感人。色彩源于自然,本身不会具备感情因素的,而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评判》中说:“色彩乃是一般美感的最普遍的形式。”也就是说,人,人们在感受色彩时会产生某种联想,赋予色彩以特定的内涵,产生美感。在《雁门太守行》中,诗人巧妙地把金色、胭脂色、紫色、红色,以及黑色、白色等交织在一起,构成了色彩斑斓的画面。如运用“黑”、“金鳞”等词,使描绘的对象、景物色调更加秾丽鲜明,在对比中更好地表现了危城欲破的紧急情境和将士们的英勇顽强的决心。用“胭脂”来描绘边防将土的血迹,给人以惨痛之感。所以,诗人以奇丽炫目的色彩对比,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气势生动,形象丰满的战争图景。




相关阅读

戎昱《咏史》“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妇人”全诗翻译
鹤盘远势投孤屿, 蝉曳残声过别枝--方干《旅次洋州
崔道融《梅花》“横笛和愁听,斜枝倚病看。”全诗
“海内存知己 天涯若比邻”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崔涂《春夕》“水流花谢两无情, 送尽东风过楚城”
王鲁复《吊灵均》“明明唐日月,应见楚臣心”全诗

有帮助
(3)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