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资料 > 阅读理解 >

程耀东:村庄在那里等我 阅读练习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4-12-05 13:54
村庄在那里等我
程耀东
    (1)无须置疑,西坡洼一直站在那里,与我,只有一场梦的距离。梦境总是在黑夜的路途上追赶,只好用文字,来修补西坡洼留下的凌乱。
    (2)节气进入三九,想回去看看村庄的愿望,变成了一片雪花。落在这个冬天最为寒冷的黄昏。一个人,不需要声音,以幻灯的方式,翻检来自储存器里的照片。我似乎看见我的村庄,此时,被雪色迷蒙,那么端庄,那么宁静……犹如有声音存在的一帧水墨。
    (3)这些年,一个人在工业文明的烟尘里,挣扎着生活,只有躺在被黑暗统驭的床上,才有更多的时间去想象与西坡洼的过往。院落、水窖、学校、寺庙、传说中的狼、飞翔的鹰、糜子地里站着的草人、被杏花装点的山野、鹅黄一片的麦苗、阳光下馋虫的低语、雪地里觅食的麻雀……这一切好像埋在我身体里的种子,只要闭上眼睛,他们就开始发芽成长,甚至盘根错节。
    (4)我仿如一只圈养的绵羊,隔着低矮的土墙,想念着土地和草山的恩典。
    (5)童年的目光,曾无数次渴望翻过西坡洼的那座山梁。翻过之后,成熟的土地和温暖的院落被我们告别,去了一个充满浮躁、浮华、喧嚣、拥挤、欲望和阴谋的地方寻找生活,当生活中那些欲望变得平静、平淡、平常之后,我们在脸颊的褶皱里开始还原失去的温情、友情、惦念和牵挂……这些温婉的词汇依然蕴藏在被我们远离的村庄和土地里。
    (6)村庄,留在生命余脉里的最后归程。当我们老了的时候,便要回到村庄。即便我们的身体存放在远处,心灵也会在村庄里时不时地游弋一番,来弥补远离村庄后的歉疚与宽慰。
    (7)但是,这仅仅是一次残存在记忆路途上的游弋。
    (8)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我终于回到西坡洼。
    (9)我站在这个千年前就存在的烽火台上,俯瞰着没有人烟的西坡洼。2012年6月的一天,一场有组织的移民搬迁之后,村庄就此沉寂。木门紧闭,窗棂破碎,院墙塌落,还有那些杨树、柳树、榆树、杏树……孤独地守望着它们的主人。渴望能在年的日子里看上它们一眼。
    (10)我不知道离开西坡洼之后,我的那些村民在大年的日子里,是否坦然,当他们在那个陌生的村庄无法挣扎生活的时候,是否和我一样,想起我们共同的西坡洼。
    (11)在一棵不算老的树前,抚摸着它并不粗粝的外衣,我的思考会同手指间的一缕烟尘缓慢上升。这个叫西坡洼的村庄从有人烟到人烟绝迹也就存在了不到一百年的时间。一百年里,我的早晨是从她的中午开始的。那时候,属于她正午的阳光热烈而欢快,繁荣和殷实用于此时的她,绝不夸张,是能够记入史册的两个词语。然而,西坡洼的黄昏和众多中国村庄的黄昏是同步开始的。当城市和工业被人们含在嘴里、掬在手里的时候,村庄在无奈中开始被遗忘、遗弃、背离,最后如同跌窝的太阳,就连映在天边的晚霞似乎都残留着暗淡。
    (12)年走在年的路上,村庄也走在年的路上,我走在从西坡洼返回城市的路上。看着车窗之外的事物,使我产生一些焦虑、不安,甚至负罪。我们的先人一路乞讨来到这里,西坡洼并没有因为他的贫穷而拒绝接纳。相反,她用自己苍凉的胸膛温暖和温饱了每一个走进她的人。我们有了饱满的粮食之后,在日渐走向富裕的路上,开始嫌弃她的遥远、闭塞、贫穷……村庄的疼痛,只有村庄知道
    (13)此时,夜深人静。我在异乡的灯火里写着故乡的文字,我想着西海固,想着西坡洼,想着山野;想着麦子,想着烧焦的洋芋;想着祈雨,想着社火,想着唱戏的那些人:想着我在西坡洼的从容和自由。
    (14)我离开西坡洼,只是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赶了一趟集,当我在集市上卖掉了自己的时间和身体的时候,我还是要回到这里,我知道西坡洼在等着我。
    (15)村庄,是肉体出发的地方,也是灵魂最终回归的故乡
    (有删改)
14.请理解句子“村庄的疼痛,只有村庄知道”在文中的含义。  (2分)
15.请分析“想回去看看村庄的愿望,变成了一片雪花,落在这个冬天最为寒冷的黄昏”的修辞手法及效果。(4分)
16.作者记忆中的“西坡洼”与眼前的有何不同?请分点概括。(6分)
17.本文围绕“村庄”展开,请梳理文章思路。(4分)
18.文章最后说“村庄,是肉体出发的地方,也是灵魂最终回归的故乡”,这表达了作者怎样的观点和情感?并请结合自己的体验进行评价。  (7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