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诗考题 >

张炎《清平乐·采芳人杳》阅读答案及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5-07-30 21:26
清平乐
 张炎
采芳人杳,顿觉游情少。客里看春多草草,总被诗愁分了。
去年燕子天涯,今年燕子谁家? 三月休听夜雨,如今不是催花。
注:张炎生于南宋末年,宋亡后曾北上大都,因各种原因,第二年即南归。
1、这首词结构细密,层层翻新,试结合诗句具体分析词中抒发了词人哪些情感?(6分)
2、这首词采用了怎样的手法来抒发情感,试结合词句从一个角度进行分析。(5分)
参考答案
1.(6分)“采芳人”杳然无踪,春光逝去的失落怅惘;“客”中未能饱览大好春光的遗憾追悔;身世飘零、国破家亡的痛苦孤独。(每点2分,意思对即可给分。)
2.(5分)比喻。词人以“燕子”自喻,以“去年”“天涯”,“今年”“谁家”来概括自己飘荡无依的身世经历。
衬托。前两句以“采芳人”杳然无踪,郊野呈现一片凋残凄迷景象来衬托词人心情的孤寂愁苦;末两句以“三月夜雨”声来衬托词人家国身世之痛。
双关。末两句词人认为雨不是催花的媒剂,而是葬送一春残花,一语双关,透露着词人家国身世之痛。(观点2分,分析3分,答出一点即可给满分)


【注释】张炎(1248—1319),宋末词人。寓居临安(今浙江杭州)。宋亡时,年二十九,家产籍没,至以卖卜为生。至元二十七年(1290),曾北游大都,次年春后南归。晚年落魄纵游于金陵、苏杭一带。这首词写于元兵南掠,春日游西湖,人迹杳杳之时。
1.上片如何表达“伤春”之情?请结合词句作简要分析。(4分)
2.下阕燕子、夜雨两个意象内涵丰富,试赏析。(4分)
参考答案
1.上片前两句写春光明媚,芳红草绿,本是赏花采绿之时,然而此时却人迹杳了,昔日美景歌舞生平,人头攒动的景象一扫而空,于是发出“顿觉游情少”之感。(2分)后两句写后悔错过春时,未能饱览一年一度的大好春光。其实一句“客里看春”,客居异地,浪迹天涯,终年如无根之萍,因此看景只会“草草”,“被诗愁分了”,怎么会游兴满怀呢?(2分)
2.两个意象表面写春景,实则是词人以“燕子”自喻,写出自己漂泊无定,浪迹天涯之状,表达自己漂泊之愁苦,以“夜雨”喻摧花折绿的元兵,含蓄地表达了对侵犯者的不满。


2.从字数看,这首词属于            。(1分)
3.对作品赏析不恰当的一项是(    )。 (2分)
A.“采芳人杳,顿觉游情少。”一写客观环境,一写主观感受。
B.“顿觉游情少”的原因就是因为已经到了众芳凋零的春末。
C.“草草”说明看春未能仔细观察与欣赏,显然带有一点悔意。
D. 整首词由景写到人,由人写到物,由物写到情,层层深入。
4.这首词的下阙是如何表达丰富的情感,试作鉴赏。(5分)
参考答案
2.(1分)小令
3.(2分)B(错在原因单一,不仅仅是因为客观的环境变化)
4.(5分)答案示例:“燕子天涯”与上片“客里”、“诗愁”相呼应,以“燕子”自喻,抒发作者飘零无依之愁。 “休听夜雨”、“不是催花”与首句“采芳人杳”相呼应,雨已经不是催花的媒剂,只能彻底葬送一春的残花,“休听”中既有惜春之愁,又隐含家国身世之痛。
评分说明:“如何表达”3分;“情感”2分。


作者
张炎
(1248-1319)南宋词人。字叔夏,号玉田,又号乐笑翁。祖籍凤翔成纪(今甘肃天水),寓居临安(今浙江杭州)。他是贵族后裔(循王张俊六世孙),也是南宋著名的格律派词人,父张枢,精音律,与周密为结社词友。文学史上把他和另一著名词人姜夔并称为“姜张”。还与宋末著名词人蒋捷、王沂孙、周密并称“宋末四大家”。

赏析:
《清平乐·采芳人杳》是南宋词人张炎作品。词由景到人,由人到物,由物到情,层层深入,又层层翻新。
张炎词以“悲秋”见长,离愁别绪,万感情怀皆可由秋景而发。如《清平乐》(候蛩凄断)即是一首“悲秋”名作。然而他的“伤春”之作也别具一格。一“秋”一“春”,景物不同,然其抒发的情怀却是同出一源,——即伤亡国之情,感破家之痛。此词即是其“伤春”的一篇佳作。
“采芳人杳”两句,前句写春光明媚,芳红草绿,本是赏花采绿之时,然而此时却人迹杳了,昔日美景歌舞生平,人头攒动的景象一扫而空。后句由前句而发出“顿觉游情少”之感。张炎写词,写景常借故国家乡西湖之景之笔。西湖美景美不胜收,举世闻名,然而在作者眼里,由于元兵的践踏,西湖盛景已成过往云烟,人迹杳杳,游情惨淡。作者在此留下一个伏笔,不说元兵南掠,而言人杳,其中所含隐情,不言自明,非不想说,而不能说,也不必说也。承接上两句,“客里看春”两句,似乎是写后悔错过春时,未能饱览一年一度的大好春光。其实一句“客里看春”,客居异地,浪迹天涯,终年如无根之萍,因此看景只会“草草”,“被诗愁分了”,怎么会游兴满怀呢?
“去年燕子”两句,借写燕子把上文欲说而未忍多说的话,又进一步做了一点吐露。前后联系在一起,才能更深入体会词人的处境。张炎身世前文已知,其国破家亡却经常或被政治逼迫北上大都,或因生活所迫,居无家所,家无常址,如同飞燕一样羁泊无定,浪荡天涯。“去年燕子天涯,今年燕子谁家?”短短两句话,道出作者说不出痛苦情思,其情切切,其感深深。最后两句“三月休听夜雨,如今不是催花。”“夜雨”指使“流水落花春去也”(南唐李后主《浪淘沙》)的夜雨,不是早春细雨,而是暮春急雨。“催花”不是催促花开而是“摧花折叶”的摧残花草。此时雨却不是催花的媒剂,而是葬送春花的急雨。一“雨”双关,透出家国身世之痛。
此词最突出的就是对比、比兴。物是人非的强烈对比渗透其中,借“燕子”比喻自己飘荡无依,借“夜雨”比喻摧花折绿的残暴的元兵。写作之中由景到人,由人到物,由物到情,层层深入,又层层翻新。有人评价说:“羁泊之怀,托诸燕子;易代之悲,托诸夜雨,深人无浅语也。”


文章标签: 写景   燕子  




相关阅读

古代诗歌鉴赏之品味诗歌语言
王融《巫山高》阅读答案及赏析
独孤及《送虢州王录事之任》阅读答案
马戴《出塞》阅读答案
高启《田舍夜舂》阅读答案及赏析
王淇《梅》贯云石《清江引•咏梅》阅读答案对比赏

有帮助
(1)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