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宋词精选 > 贺铸的词 >

贺铸《人南渡·兰芷满汀洲》“半黄梅子,向晚一帘疏雨”全词翻译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5-07-27 11:50
人南渡·兰芷满汀洲
贺铸
兰芷满汀洲②,游丝横路③。罗袜尘生步④,迎顾。整鬟颦黛⑤,脉脉两情难语⑥。细风吹柳絮,人南渡。
回首旧游⑦,山无重数。花底深朱户⑧,何处?半黄梅子,向晚一帘疏雨⑨。断魂分付与⑩,春将去⑪。

注释
①人南渡:即《感皇恩》,唐教坊曲名,后用作词调。始见于敦煌曲子词。宋词始见于张先词。
②兰芷:香兰、白芷,均为香草。汀洲:长满香草的水中陆地。[3]
③游丝:荡漾于空中的昆虫所吐的丝缕。庾信《春赋》:“一丛香草足碍人,数尺游丝即横路。”
④“罗袜”句:《洛神赋》有“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⑤整鬟颦黛:略整秀发,微皱双眉。[2]
⑥脉脉:相视貌,含情不语貌。《古诗十九首》之十:“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⑦旧游:过去游玩处。
⑧朱户:红色房子,喻富贵人家。
⑨向晚:傍晚时分。
⑩分付:指交托。
⑪春将去:把春带去。

参考译文
香草铺满芳洲,空气中漂浮着游丝。她款款而来,步微履细,好似被芳草阻住了相见的脚步。他迎身上前,只见她手扶危鬟,黛眉暗蹙,二人相顾无言,唯有脉脉深情。微风吹拂着柳絮,他南渡金陵而去。
回首过去游玩处,举头四望,群山成列。事隔经年,她现在是在某处花丛中的朱门深院内,还是在何处?春意将尽,梅子也已半黄,傍晚时分,疏落的雨丝透过帘幕送来的阵阵清寒。魂断了,就托付给步程匆匆的春天,一块带走吧!



创作背景
该词大概作于宋哲宗绍圣四年(1097年)或元符元年(1098年)江夏任上。时值春末,词人触景伤情。回忆起一两年前的一段难舍之爱,心中无限怅惘。

赏析
《人南渡·兰芷满汀洲》是北宋词人贺铸的一首婉约词,上阕记述一对恋人分别时的情景,下阕写男主人公对恋人的一往情深和无限盼望。这首词很像一首缩写的《洛神赋》,描写了主人与伊人相会、虽则两情交通却终不能互诉心曲,以及伊人飘然离去后的怅惘之情。整首词言辞空灵、清疏淡远,情致凄切哀怨,风格委婉细腻。
这首词写相思之情。上阕记述一对恋人分别时的情景,下阕写男主人公对恋人的一往情深和无限盼望。诗人以凄切之情,发哀婉之调,寄寓着自己失意的心怀,全词意蕴悠长,情余言外。
开首二句写景。阳光明媚,春风和煦,湖波微起,荡漾涟漪,芳气郁郁,秀色青青,在这幅春景图中,慢慢地走出了一个漂亮的女子。“罗袜尘生步”是形容她步履的轻盈,也带出她体态的优美。见到恋人的到来,等候的男子急忙迎上前去。“迎顾”二字,既表现了他的行动,也体现了他的心情。接下“整鬟”,说明她已经过精心的打扮; “颦黛”表示她正忧愁不乐。在如此的美景之中,见到自己的情人,应该十分喜悦才是,然而她却紧紧颦着双黛,这就表明她那黯然销魂的神情。临别之际,按理说应是“

语已多,情未了,回首犹重道”的情景,而他们却“脉脉两情难语”。“脉脉”有含情欲吐之意,既然有千言万语的柔情蜜意,而又觉”难语”,这就把他们绵邈凄婉的情态描摹得极为深致。接着,诗人通过愁的象征一一柳絮的描写,进一层地道出了他们伤感的情怀,并直接逼出”人南渡”,点实词意,结束上阕。
过片以“回首”一气贯下,写对恋人的追念。“回首旧游,山无重数”。诗人着力从男方的角度来表现,这与诗人把自己的情怀寄寓在男主人公身上不无关系。正因为昔时的恋情是如此的欢乐,如此的温馨,所以在分别之后。他才会“回首”,也值得“回首”。然而,举头四望,所见只是群山成列而已。“山无重数”境界开阔辽远,其用意则在于展示人物内心的寂寥空虚,也暗示关山的迢递,故接下有“花底深朱户,何处”的疑问。“花底”写环境之优美,“朱户”写房室之富丽,其中嵌入一个“深”字,则将小红搂掩映在花木革树丛中的势态表现了出来。他的思念始终环绕在恋人的身上。他想象着,他思念的恋人可能在“花底”,有可能在”朱户”。这问题似乎太迷人了,他象是进入了恍惚迷离的心态之中,于是索性掷出一个“何处”的问号。
天地茫茫,情人不知何处,教他柔肠寸断。到这里,诗人没让他的感情喷涌而发,而是宕开一笔,以写景进一步蓄情。“半黄梅子,向晚一帘疏雨”,是他的所见,也是他的所感。一片风景,一片心情,梅子烟雨,也是他郁暗心情的表露,梅子黄时,细雨如丝,他的愁,如迷漫天地的梅子雨一般,无边无际地梭织着,使他无法逃遁,无法挣脱。在雨声的淅沥中,春光流逝了,春色衰残了,他那凄骑、迟暮、孤独的怅恨之情终于饱和到了顶点。“断魂分付与,春将去”,这时怀人和伤春已交织在一起了,从而转折出一片时不我与的无奈心情。结语构思奇特,痛苦不堪的主人公要把“断魂”交付给春天带走,其实谁都明白这是徒劳的,正如冯延巳所云:“谁道闲情抛却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鹊踏枝》)然而正是这结语产生了语已尽而情未了的艺术效果。[6] 整个下片抒情,传导出的是缠绵、痛苦与无奈。
整首词情致凄切哀怨,风格委婉细腻。从回忆旧日临别时的惆怅到描写别后的相思落寞,语言凄婉,一往情深。其怀人的愁思和语词意象的选用与《东山词》中的压卷之作《横塘路》(即《青玉案》)有几许相似之处。




相关阅读

贺铸《浣溪沙》“楼角初消一缕霞,淡黄杨柳暗栖鸦
贺铸《捣练子》“斜月下,北风前。万杵千砧捣欲穿
贺铸《六州歌头》“不请长缨,系取天骄种,剑吼西
贺铸《人南渡·兰芷满汀洲》“半黄梅子,向晚一帘疏
贺铸《如梦令·莲叶初生南浦》阅读答案附赏析
贺铸《行路难》“缚虎手,悬河口,车如鸡栖马如狗

有帮助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