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宋词精选 > 宋词赏析 >

满庭芳-促织儿_张兹宋词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3-05-14 10:00
满庭芳 促织儿 张兹

月洗高悟,露溥幽草,宝钗楼外秋深。土花沿翠,荧火坠墙阴。静听寒声断续,微韵转、凄咽悲沉。争求侣、殷勤劝织,促破晓机心。

儿时曾记得,呼灯灌穴,敛步随音。任满身花影,独自追寻。携向华堂戏斗,亭台小、笼巧妆金。今休说,从渠床下,凉夜伴孤吟。

【注释】
①溥:唐床时咸阳古楼名。
②土花:青苔。
③劝:催促。
④敛步:脚步很轻。
⑤华堂:精美的厅堂。
⑥笼巧妆金:因笼子小巧而涂金色。
⑦促织:蟋蟀。
⑧渠:它。
【译文】
月光清澈如水,沐浴着高高的梧桐林。夜露润湿幽暗的秋草,宝钗楼外秋意正深。青苔沿着墙根伸展,忽见一个萤火虫坠下墙阴。静静地听着蟋蟀的叫声,断断续续,声声凄凉。它并不是为了寻求伴侣,而是殷勤地督促妇女织布做衣,可谓费尽了苦心。曾记得孩提时,小伙伴相互招呼着,提着灯笼四处搜寻蟋蟀。端水灌进蟋蟀的洞穴里,又放轻脚步仔细听着,追寻逃跑蟋蟀的声音。任凭月光花影铺了满身,独自一个人也要追踪。将逮到的蟋蟀兴致勃勃地带到精美的厅堂参加戏斗,与他人的蟋蟀决一雌雄,亭台般的小笼小巧而涂金色。而今不必再度提起幼年趣事,雅兴已经没了。蟋蟀正在我的床下发出低吟,在寒冷的夜里陪伴着我这孤独的人哀叹悲吟。
【译文二】
月华如水沐浴高高的梧桐,露水浓浓洒满萋萋草野,宝钗楼外秋意分外深浓。苔藓沿墙铺开一片翠绿,萤火虫坠到了墙角背阴。静静倾听寒虫断断续续低吟,细微的声韵渐渐转成,如泣如诉的凄切悲沉。争相追求伴侣,殷勤地劝人纺织,催得织女一直织到拂晓天明。
曾记得在儿时,我提着灯往蟋蟀洞灌水,轻轻走步追听它的声音。任凭身上满是月色花影,依然独自一人耐心追寻。把抓到的蟋蟀带到堂上戏斗,亭台般的金笼小巧玲珑。这些往事不要再提,而今即使它在床下我也不会去抓,任凭它在凉夜啼叫伴我独眠。
【评点】
根据姜夔在《齐天乐•蟋蟀》词前写的小序,张镃这首词作于宋宁宗庆元二年(1196年)秋天。当时,他与姜夔一起饮酒,忽然听到壁间蟋蟀声,于是以蟋蟀作赋,然后交给歌者演唱。两人各作一首,各有特色。郑文焯在校《白石道人歌曲》时提到:“功父《满庭芳》词咏蟋蟀儿,清隽幽美,实擅词家能事,有观止之叹。白石别构一格,下阕寄托遥深,亦足千古矣。”
上片写听到蟋蟀声的感受。“月洗”五句描绘了蟋蟀鸣叫的环境。词人先描绘了秋夜庭院的清幽。夜色澄净,高大的梧桐树被月光笼罩。“洗”字很传神,描绘出了秋月明净之美。《诗•郑风•野有蔓草》中有“野有蔓草,零露兮”的诗句。“”字一般用来形容露水之美。“宝钗楼”本来是咸阳的一处古迹,在这里借指张达可堂,也就是他们的饮酒之处。“秋深”二字点出时令,言明这是一个月皎露的秋夜。“土花”指苔藓。“土花沿翠”是说墙下的苔藓一直顺着墙脚铺开。“沿”字把静态的苔藓转为动态,用字生动活泼。“萤火坠墙阴”写一点萤火飘落墙根,原来这里就是蟋蟀鸣叫的地方。许昂霄在《词综偶评》中评点此句说:“萤火句陪衬。”之所以说是陪衬,是因为这里用视觉里的萤火衬托出听觉里的蟋蟀鸣叫,用萤火飘落的情节,衬托出蟋蟀鸣叫这一中心。闲看萤火,静听蟋蟀鸣叫,很有生活情趣,而没有闲适的生活是无法领略到这种情趣的。《武林旧事》卷十中有关于张镃游玩的记录,题名为《张约斋赏心乐事》。张镃自己作序,写道:“余扫轨林扃,不知衰老,节物迁变,花鸟泉石,领会无余。每适意时,相羊小园,殆觉风景与人为一。”从中可以看出,他的生活还是比较悠闲舒适的。况且,张镃是循王张俊之孙,生活自然无虞。
“静听寒声断续,微韵转、凄咽悲沉。争求侣、殷勤劝织,促破晓机心”这几句描写蟋蟀的鸣叫和听者的心情。“断续”、“微韵”概括出了蟋蟀鸣叫的特点。“转”则说明了蟋蟀的鸣叫有抑扬顿挫的美感。“寒”与“凄咽悲沉”描写词人听到蟋蟀鸣叫的主观感受。“争求侣”与“殷勤劝织”,是词人自己对蟋蟀鸣叫的主观理解:蟋蟀鸣叫,既是为了求侣也是为了促织。《太平御览》卷九百四十九引用陆玑的《毛诗疏义》,这样描写蟋蟀:“幽州人谓之促织,督促之言也。里语曰:趣织(即促织)鸣,懒妇惊。”破,是尽的意思。杨万里《题朝英进斋》云:“用破半生心”。两处的“破”字用法相同,用词精准。“促破晓机心”是说蟋蟀的鸣叫伴随和催促着织女一直纺织到天明。
在下片词人追忆自己儿时捕蟋蟀、斗蟋蟀的欢乐,以反衬今日的悲苦,抒发出不胜今昔之感的情怀。“儿时”五句,写捕蟋蟀的场景,很受后人赞赏。“呼灯灌穴,敛步随音”二句非常生动,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无法将这一场景刻画得如此细致入微的。“任满身花影,犹自追寻”两句纯用白描手法,把儿童的天真烂漫和带着稚气的小心翼翼,细细写出,让读者有身临其境之感。贺裳在《皱水轩词筌》中评价说:“形容处,心细入丝发。”“携向”二句写斗蟋蟀。王仁裕的《开元天宝遗事》中有记载:“每秋时,宫中妃妾皆以小金笼闭蟋蟀,置枕函畔,夜听其声。民间争效之。”“亭台”在这里是指装蟋蟀的笼子。从捕蟋蟀写到斗蟋蟀,补足儿时趣事,笔势连贯,一气呵成,为下面的感慨做好铺垫。“今休说”三句,以今昔做对比,抒情深沉。《诗•豳风•七月》:“十月蟋蟀入我床下。”杜甫的《促织》诗中也写到:“促织甚微细,哀音何动人。草根吟不稳,床下夜相亲。”在鲜明的今昔对比中,词人欲扬还抑,欲说还休。当然,词人的这种感叹并非只是泛泛之语。淳熙十四年(1187年),词人被迫离职,在家闲居。虽然日子过得很悠闲,“畅怀林泉”,“安恬嗜静”,但不免有孤寂之感,所以末句感叹倒也情真意切。
这首词结构明朗,线索清晰,虽然多用典,但是文辞流畅,并不晦涩难懂。

【作者简介】
    张鎡(1153—?)字功甫,一字时可。因慕郭功甫,故易字功甫。号约斋。宋将张俊之曾孙。官至司农少卿。先世成纪(今甘肃天水)人,徒居临安(今浙江杭州)。居临安,卜居南湖。循王张俊之曾孙。隆兴二年(1164),为大理司直。淳熙年间直秘阁通判婺州。庆元初为司农寺主簿,迁司农寺丞。开禧三年(1207)与谋诛韩侂胄,又欲去宰相史弥远,事泄,于嘉定四年十二月被除名象州编管,卒于是年后。张鎡出身华贵,能诗擅词,又善画竹石古木。尝学诗于陆游。尤袤、杨万里、辛弃疾、姜夔等皆与之交游。《齐东野语》载“其园池声妓服玩之丽甲天下”,又以其牡丹会闻名于世。今传《南湖集》十卷,《仕学规范》四十卷。杨万里《约斋南湖集序》云:“初予因里中浮屠德璘谈循王之曾孙约斋子有能诗声,余固心慕之,然犹以为贵公子,未敢即也。既而访陆务观于西湖之上,适约斋子在焉。则深目颦蹙,寒肩臞膝,坐于一草堂之下,而其意若在岩岳云月之外者,盖非贵公子也,始恨识之之晚。”又《进退格寄张功父姜尧章》云:“尤萧范陆四诗翁,此后谁当第一功。新拜南湖为上将,更差白石作先锋。”有《玉照堂词》一卷、《南湖集》、《南湖诗余》。存词80余首。

【赏析】
这是一首咏物词,为咏物怀旧。据姜夔《齐天乐》咏蟋蟀的小序,张鎡这首词是宋宁宗庆元二年(1196)在张达可家与姜夔会饮时,听到屋壁间蟋蟀声,两人同时写来交给歌者演唱的。
两人词各有特色。郑文焯校《白石道人歌曲》提到:“功父《满庭芳》词咏蟋蟀儿,清隽幽美,实擅词家能事,有观止之叹。白石别构一格,下阕寄托遥深,亦足千古矣。”

上片写听到蟋蟀声的感受。

“月洗”五句,蟋蟀声发出的地方。词人首先刻画庭院秋夜的幽美环境。夜空澄明,高大的梧桐沐浴在月光之中。“洗”字传出秋月明净之美用字传神。

《诗·郑风·野有蔓草》:“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毛《传》:“漙漙然盛多也。”“漙”字传出露水凝聚之美。宝钗楼,本是咸阳古迹,邵博曾饯客于楼上,歌李白《忆秦娥》词(《邵氏闻见后录》卷十九),这里借指杭州张达可家的楼台。张鎡字功甫、功父,旧字时可,祖籍西秦,张达可当是他的兄弟辈,所以信手拈来,寄寓对故乡的怀念之情。秋深,点出时令,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月皎露漙的秋夜啊!土花,指苔藓。墙下的苔藓顺着墙脚铺去。“沿”字化静态为动态,用字极生动巧妙。突然一点萤火,飘坠墙根,这就是蟋蟀发出声音的地方。许昂霄《词综偶评》云:“萤火句陪衬。”所谓陪衬,用视觉里的萤火衬托出听觉里的蟋蟀鸣声,用萤火坠落的无关情节,衬托出蟋蟀鸣声的中心题材。看萤火,听蟋蟀,富有生活情趣,而这种生活情趣是从闲适的生活中领略到的。《武林旧事》卷十录载了张鎡自己记叙的一年十二月燕游次序,题名《张约斋赏心乐事》,自序云:“余扫轨林扃,不知衰老,节物迁变,花鸟泉石,领会无余。每适意时,相羊小园,殆觉风景与人为一。”由于长期过着优游舒适生活的王孙,张鎡对这种情趣有很深的体会。

“静听”五句写蟋蟀的鸣声和听者的感受。“断续”、“微韵”是蟋蟀鸣声的特点,“转”则有音调抑扬顿挫之致。“寒”与“凄咽悲沉”是词人听来的主观感受。“争求侣”与“殷勤劝织”,是词人对蟋蟀鸣声的理解和想象:蟋蟀鸣,一是为了求侣,二是为了促织。《太平御览》卷九百四十九引陆玑《毛诗疏义》谓蟋蟀:“幽州人谓之促织,督促之言也。里语曰:趣织(即促织)鸣,懒妇惊。”破,尽也,煞也,与杨万里《题朝英进斋》诗“用破半生心”的破字用法相同,犹言促尽、促煞用词精当。蟋蟀的鸣声伴随和推动着织女纺织到晓。

下片追忆儿时捕蟋蟀、斗蟋蟀的情趣,反衬今日的孤独悲苦情怀,充满不胜今昔之感。“儿时”五句,写捕蟋蟀,最为后代词人所激赏。“呼灯”二句,刻画入微。“任满身”二句,尤为工细。贺裳《皱水轩词筌》评论说:“形容处,心细入丝发。”它将儿童的天真活泼以及带着稚气的小心和淘气,纯用白描语言,细细写出,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周密称之为“咏物之入神者”(《历代诗余。词话》引)。“携向”二句,写斗蟋蟀。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每秋时,宫中妃妾皆以小金笼闭蟋蟀,置枕函畔,夜听其声。民间争效之。”亭台,指盛蟋蟀的笼子。从捕蟋蟀写到斗蟋蟀,补足当时情事,笔势连贯,一气呵成,为下面的感慨蓄势。

 “今休说”三句,今昔相较,感慨深远。《诗·豳风·七月》:“十月蟋蟀入我床下。”杜甫《促织》诗:“促织甚微细,哀音何动人。草根吟不稳,床下夜相亲。”今日的寂寞凄苦与儿时的欢乐情趣形成鲜明的对比,在这种对比的刺激下,正是欲扬还抑,欲展还收,欲说还休啊。张鎡于淳熙十四年(1187)自直秘阁、临安通判称疾去职,在家闲居,“畅怀林泉”,“安恬嗜静”(见《武林旧事》卷十所载《约斋桂隐百咏自序》),不免有孤寂之叹,所以末句也非浮泛之语。

这首词采用明线结构,所以线索明晰,结构平实,虽运用了几个典故,但并不晦涩难懂。




相关阅读

周密《闻鹊喜·吴山观涛》阅读答案及赏析
李彭老《生查子》“深院落梅钿,寒峭收灯后”全词
陈亚《生查子·药名闺情》“相思意已深,白纸书难足
赵令畤《蝶恋花·卷絮风头寒欲尽》阅读答案及翻译赏
李煜《蝶恋花》“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
李持正《明月逐人来》“星河明淡,春来深浅。红莲

有帮助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