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宋词精选 > 宋词赏析 >

朱淑真《减字木兰花·春怨》“独行独坐,独倡独酬还独卧。”全词翻译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4-03-12 21:34
减字木兰花
春怨
独行独坐,独倡独酬⑴还独卧。伫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⑵人。
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⑶,剔尽寒灯梦不成。

注释:
⑴《诗·郑风·萚兮》:“倡予和女。”酬即和也。
⑵著摸:撩惹、沾惹,见《诗词曲语词汇释》卷五。
⑶仍:因也,重也。

译文:   
   我独自行走独自生活,独自吟唱独自饮酒还独自一人睡觉。长时间站在那儿暗自神伤,无奈何轻寒已经落到身上。
   泪水把粉妆冲洗得几乎干净,如此的伤心之情有谁看见。哀愁和疾病交加反复袭来,剪尽寒灯难以入睡,思念之梦都做不成。

赏析:
朱淑真是是一位才貌出众、善绘画、通音律、工诗词的才女,但她的婚姻很不美满,婚后抑郁寡欢,故诗词中“多忧愁怨恨之语”。相传她出身富贵之家,至于她的丈夫是什么样的人,其说不一。有的说她“嫁为市井民家妻”,有的说她的丈夫曾应礼部试,后又官江南,但朱与他感情不合。不管何种说法可信,有一点是相同的:即她所嫁非偶,婚后很不幸福。就所反映的内容看,这首词与她婚姻上的不同有密切关系。 
“独行独坐,独倡独酬还独卧”两句,连用五个“独”字,充分表现出她的孤独与寂寞,似乎“独”字贯穿在她的一切活动中。“伫立伤神”等两句,紧承上句,不仅写她孤独,而且描绘出她的伤心失神。特别是“无奈轻寒著摸人”一句,写出了女词人对季节的敏感。“轻寒”二字,正扣题目“春怨”二字的“春”字,全词无一语及春,惟从“轻寒”二字,透露出春天的信息。“著摸”一词,宋人诗词中屡见,有撩拨、沾惹之意。如孔平仲《怀蓬莱阁》诗:“深林鸟语流连客,野径花香着莫人。”杨万里《和王司法雨中惠诗》诗:“无那春愁着莫人,风颠雨急更黄昏”。“著摸”即“着莫”,朱淑真词与杨万里诗用法完全相同。轻寒为什么撩惹春愁,失去爱情幸福的女词人深有体会。寡居的李清照感到“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声声慢》);对自己的婚姻深感不满的朱淑真在“伫立伤神”之际,不禁发出“无奈轻寒著摸人”的吟咏,足见两位女词人在“轻寒”季节,有着共同的伤心之处。 
下片进一步抒写女词人愁怨。“此情谁见”四字,承上启下,一语双兼,“此情”,既指上片的孤独伤情,又兼指下文的“泪洗残妆无一半”写出了女词人以泪洗面的愁苦。结穴处的两句,描绘自己因愁而病,因病添愁,愁病相因,以至夜不成眠的痛苦。 
这首词语言自然婉转,通俗流丽,篇幅虽短,波澜颇多。上片以五个“独”字,写出了女词人因内心孤闷难遣而导致的焦灼无宁、百无一可的情状,全是动态的描写。“伫立伤神”两句,转向写静态的感觉,但意脉是相承的。下片用特写镜头摄取了两幅生动而逼真的图画:一幅是泪流满面的少妇,眼泪洗去了脸上大半的脂粉;另一幅是她面对寒夜孤灯,耿耿不寐。 
“剔尽寒灯”的落脚点不在“剔”字(剪剔灯心的动作),而在“尽”字。“尽”字是体现时间的。所谓“梦又不成灯又烬”(欧阳修《玉楼春》),显然是彻夜无眠。对于孤凄愁病的闺中人,只写这一泪、这一夜的悲苦,其他日子里也是完全可以想象的。又何况是“此情谁见”,无人见,无人知,无人慰藉,无可解脱!自写苦情,情长词短,其体会之深,含蕴之厚,有非男性作家拟闺情之词所能及者。




相关阅读

陈亚《生查子·药名闺情》“相思意已深,白纸书难足
李煜《蝶恋花》“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
赵令畤《蝶恋花·卷絮风头寒欲尽》阅读答案及翻译赏
李彭老《生查子》“深院落梅钿,寒峭收灯后”全词
李持正《明月逐人来》“星河明淡,春来深浅。红莲
周密《闻鹊喜·吴山观涛》阅读答案及赏析

有帮助
(1)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