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宋词精选 > 宋词赏析 >

张先《剪牡丹》“柳径无人,堕絮飞无影。”全词翻译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3-08-05 17:02
柳径无人,堕絮飞无影。
  [译文]  岸边柳林没有人影,惟有轻絮飘舞,不留一点痕迹在地上。
  [出自]  北宋  张先  《剪牡丹》

野绿连空,天青垂水,素色容漾都净。柳径无人,堕絮飞无影。汀洲日落人归,修巾薄袂,撷香拾翠相竞。如解凌波,泊烟渚春暝。
彩绦朱索新整。宿绣屏、画船风定。金凤响双槽,弹出今古幽思谁省。玉盘大小乱珠迸。酒上妆面,花艳眉相并。重听。尽汉妃一曲,江空月静。
  
注释:
     柳径:柳荫小径。
     汀洲:水中小洲。
     袂;衣袖,在这里指衣服。
     相竞:互相竞争。
     凌波:即踩水而行。
     烟渚:雾气笼罩的洲渚。
     金凤:琵琶﹑琴﹑筝之属。因弦柱上端刻凤为饰﹐故称。代指琵琶。
     双槽;槽;是指琵琶上架弦的格子。双槽;是指两把琵琶。
     相并:并排;并列。

译文:
     远处,晴空连碧野,绿水接蓝天。近看,波光粼粼水,水里见青天。岸上,柳径无人絮自坠,学雪随风转,地上影不见。汀州晚霞映归人。修长锦带衣衫薄,罗绮随风飘。采香草,拾翠羽。踏青姹女相嬉戏。日暮泊舟烟渚边。窈窕娇女,如踏凌波,款款上船来。
      彩带如虹身上配,珠玉饰娇面。夜深沉,风平浪静船不动,画屏内人静。突起琵琶双槽响,划破静夜空。声声都是今古怨,幽思谁能懂。跌宕起伏疾风雨,低回似细语。酒上朱颜玉容艳,黛眉伴娇颜。重奏一曲“汉妃”怨,曲尽意在,月撒江天湛静。


赏析:
这首词是张先的得意作品之一。据《古今诗话》说:“有客谓子野曰:‘人皆谓公张三中,即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也。’公曰:‘何不目之为张三影?’客不晓,公曰:‘云破月来花弄影;帘压卷花影;柳径无人,堕絮飞无影:此余平生所得意也。’”(《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三十七引)《高斋诗话》又说:“子野尝有诗云:‘浮萍断处见山影’;又长短句云:‘云破月来花弄影’;又云:‘隔墙送过秋千影’,并脍炙人口,世谓张三影。”二说不同,但都肯定张先善于用“影”字创造优美的词境。“柳径无人,堕絮飞无影”(《疆村丛书·子野词》作“柔柳摇摇,坠轻絮无影。”)显然比不上“云破月来花弄影”,但放在这首词所描绘的特定环境中,也别有一番情味。
    词的开头三句,便是环境描写。“野绿连空”,这是词人站在船上,目光顺地平线伸延,只见辽远无际的绿色原野,上接苍穹。作者又顺势举头眺望远天,晴空蔚蓝,好像与江水相连。一个“垂”字用得生动,把远望中水天相接的感觉,表现得极其形象。词人仰观俯视,眼前江水是“素色容漾都净”。“素色”即白色,指白茫茫的江水。“净”字是形容水的清澈洁净。谢朓诗“澄江净如练”(《晚登三山还望京邑》),为此句所本。以上虽只三句,词人便以其拿手的炼字功夫,多方面多层次地画出了一幅江上美景,晴空与碧野相连,波光粼粼,天光云影,映于澄江之中,景象浑茫廖阔,而又十分寂静。在这幅图画中,不难看出,作者还是围绕着一个“影”字在作文章。在这幅画面上,从构图的角度说,似乎还缺乏特写镜头,“柳径无人,堕絮飞无影”,正是绿野中的特写。周济在《宋四家词选》的序论中说:“子野清出处、生脆处,味极隽永,只是偏才,无大起落。所谓“无大起落”,是对张先词中一些平凡句子的不满。像“柳径无人”二句,确实显得平凡。作者只是把眼前景物,率直写出。淡墨一痕,不求奇峭,但妙处正在这里。能以平淡的句子,把读者逗入意境,才见功力。试想,岸边柳林没有人影,唯有柳絮随风飘坠,这样描写实在很一般化,加了“无影”二字,立即灵动起来,那柳絮飞舞的轻盈飘忽,形神具出,而且微风吹拂,轻絮飘舞,在微暗的树阴中,依稀看见它们在游荡回转,而一点影子也不留在地面,词人观察得如此细微,他好像在仔细地品味着飘忽无影灯妙趣。
    “汀州日落人归,”词境至此推进一层。词人在完成天光云影、柳絮轻舞的环境描写后,让人物出场了。好像电影一样,人物在风光明媚、落日斜照的汀州上由远而近地走来。作者在船上望去,首先在远处看到人归之影,人影与晚霞相映,十分艳丽。人渐走渐近,看得也越清楚,连“修巾薄袂”也看得出来。修长的巾带,薄薄的衫袖,雅丽非凡,且巾长薄袂,随风飘举,为美人勾出了一幅飘飘欲仙的姿态。由下句“撷香拾翠相竞”来看,可知这美人不是独自一人,她是结伴春游,在芳洲上采香草,拾翠羽。古代女子常在春季到郊外拾野鸟的各色羽毛,采各种香草。曹植《洛神赋》有“或采明珠,或拾翠羽”之句,写出洛水众女神之美,词人也正是借用此意,为汀州之女增色。
    “如解凌波,泊烟渚春暝”,是写两个美人登上自己的船,并停泊洲边,在水边过夜。“凌波”即踩水而行。曹植《洛神赋》用“凌波微步,罗袜生尘”描绘洛神水上微步的轻盈体态。在晚霞辉映下,寂静的洲渚上忽地出现了这一双美人,词人在凝望的同时也不禁产生了美丽的幻觉,俨然是“翩若惊鸿,宛若游龙”的凌波女神。这不仅细致地写了洲上女子的美,而且把词人的欣喜、惊愕,以至倾慕的心理也表现出来。上片结句一方面把一整天情节的铺叙加以收束,日落春暝,美人回到船上,词人也该歇息了。另一方面,又用“烟”字,为江滨洲边刷上一层烟水凄迷的朦胧色彩,为下片抒发幽思忧愁之情,做好铺垫。
    过变“彩绦朱索新整”,写美女回到船上,在一天的“撷香拾翠”之后,换妆梳洗,以更娇丽的容颜出现。“彩绦朱索”,指五颜六色的彩带,是女子的装饰物,这是以偏概全,泛指美人身上的饰物。
    随着时间的流逝,夜亦稍深,人们已经入睡,画船风定,万籁俱寂,好像只有词人还在静思。此时琵琶忽起,划破寂静的夜空。“金凤响双槽”,以“金凤”代指琵琶。乐史《杨太真外传》:“妃子琵琶逻樧檀,寺人白季贞使蜀还献。其木温润如玉,光耀可鉴。有金缕红文,蹙成双凤。”故苏轼《宋叔达家听琵琶》诗云:“半面犹遮凤尾槽。”“槽”是琵琶上架弦的格子,“响双槽”,表明是两把琵琶同时弹奏。切题《舟中闻双琵琶》。在这优美的乐声里饱含着今古幽思,人物的精神境界显得高雅深沉。又用“谁省”一词,反跌出只有自己是知音的深意,把自己和琵琶女的关系推进一层,有“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意味。
    “玉盘大小乱珠迸”,由白居易《琵琶行》“大珠小珠落玉盘句化来,视觉形象与听觉形象并举,形象地表现了音乐旋律的跌宕起伏,高昂处如急风暴雨,低回处如儿女私语,令人耳不暇接。人物的感情时而慷慨激昂,时而低回宛转,皆随乐声起伏,曲曲传出。乐声已至高潮,然又戛然而止,词人对音乐形象的描绘也暂收束。船上一片岑寂,在无声的境界里,读者留下了涵咏玩味的余地。
   “酒上妆面,花艳眉相并”。先要说明的是在这两句前,诸如相逢知己,隔船相邀等细节都已省略,径直从借酒相慰写起。“酒上妆面”,是说琵琶女已带醉意,面颊被酒晕得绯红,故下句用“花艳”形容其醉美之态。借酒浇愁愁更愁,于是双眉“相并”。
   “相并”意即紧锁,表明愁怀不释。对醉态愁容的描写,形神兼备,极其工巧。既然愁怀未释,欣逢知己,欲一吐为快,于是重奏一曲,词人亦得“重听”。
    “汉妃一曲”,用王昭君远嫁匈奴,马上弹琵琶故事。晋石崇《王昭君辞序》已言之:“昔公主嫁乌孙,令琵琶马上作乐,以慰其道路之思;其送明君,亦必尔也。”唐人诗中亦屡及此,如刘长卿《王昭君歌》:琵琶弦中苦调多,萧萧羌笛声相和”;李商隐《王昭君》:“马上琵琶行万里”。“一曲”也兼指以昭君出塞故事谱写的琴曲《昭君怨》。这也可以说是“古今幽思”的具体内容。其中寄托着琵琶女的离乡背井,流落江湖的身世之感。
    结句“江空月静”,以空廓沉静的月夜,烘托出音乐的魅力。如泣如诉的昭君怨曲,把听众带进了哀愁的境界,相对无言,月夜格外的沉寂,留下了无穷的余味,让读者细心体会。这词境显然是从钱起“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化出。
    这首词在写法上受白居易《琵琶行》的影响甚大,但作者并没有一味模仿,而是另处新意。在艺术上除了善于炼字炼句之外,在体裁上采用慢词形式,以铺叙的写法,把春郊月夜,柳花烟渚,以及在此背景上活动的人物,描画得有神有形,栩栩如生。可以说,对慢词这一艺术形式的发展,对铺叙手法在词中的运用,作出了贡献,开了风气之先。




相关阅读

赵令畤《蝶恋花·卷絮风头寒欲尽》阅读答案及翻译赏
李彭老《生查子》“深院落梅钿,寒峭收灯后”全词
周密《闻鹊喜·吴山观涛》阅读答案及赏析
陈亚《生查子·药名闺情》“相思意已深,白纸书难足
李煜《蝶恋花》“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
李持正《明月逐人来》“星河明淡,春来深浅。红莲

有帮助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