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戏题牡丹》“双燕无机还拂掠,游蜂多思正经营”全诗翻译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6-05-07 16:50
戏题牡丹
韩愈
幸自同开俱阴隐⑴,何须相倚斗轻盈⑵。
陵晨并作新妆面⑶,对客偏含不语情。
双燕无机还拂掠⑷,游蜂多思正经营⑸。
长年是事皆抛尽⑹,今日栏边暂眼明⑺。

注释
⑴阴隐:一作“隐约”。牡丹花开时,枝叶已盛,故云隐约。
⑵相倚:指花枝互相依倚支撑。斗:争斗比较。
⑶陵晨:凌晨,清晨。并作:同作。
⑷无机:没有心机,无意。
⑸多思:多情。经营:此指蜂于花间盘旋采蜜。
⑹是事:事事,凡事。
⑺暂眼明:眼睛为鲜花照亮。

参考译文
很庆幸这些牡丹花开时,枝叶俱茂,所以花朵隐约依稀,它们也毋须互相依倚着争奇斗艳,以轻盈相比。清晨到来时一朵朵花儿都像新妆的面庞一样,对着赏花的宾客偏偏都含着羞怯不语的深情。没有心机的双燕时时从花上掠过,多情的游蜂却正在花间盘旋采蜜。多年来我已懒于过问世事,令天在栏边看到这些牡丹,禁不住眼光暂时明亮起来。


赏析
《戏题牡丹》是唐代诗人韩愈创作的一首七言律诗。这诗作于唐宪宗元和十年(815),当时韩愈四十八岁,在朝为考功员外郎、知制诰,后升任太子右庶子,逢牡丹花开,心情畅快,遂作此诗。
这首诗以花喻人。借题发挥,既描绘了牡丹的婀娜多姿与诱人魅力,抒发了对自然风光热爱之情。诗的前六句采用拟人手法,戏谑调侃的语气,描绘出一幅生机盎然的赏花画卷。结尾两句笔锋陡转,生发感慨,表现了作者忘却多年尘俗之事的愉悦之情。
第一联“幸自同开俱阴隐,何须相倚斗轻盈。”写牡丹“同开俱阴隐”,不必“相倚斗轻盈”,这是指牡丹花之间同开俱隐约,还是以牡丹与别的花相比较,并未言明。从诗意看,似指牡丹花之间可能性为大。“幸”字流露了作者担心、紧张情绪。“何须”则是劝告语气,正应“戏题”二字。这联写了牡丹同开俱隐约,又写了它们之“斗轻盈”。“阴隐”“轻盈”写牡丹的神态,但这并不轻松。这一联里显然凝聚着韩愈内心探处的难言之隐。清黄叔灿《唐诗笺说》认为“有比意”。究竟是比官场中人事纠葛,还是仕途升腾降落,难以探究。总之,韩愈似乎是将自己感慨寓于其中了,因而就格外有韵致。
第二联“凌晨并作新妆面,对客偏含不语情。”就牡丹的神态作进一层描绘。“并作”仍强调同样的特征,同上联“同”、“俱”呼应,更说明斗轻盈的不必要。是上联旨意的形象论证。晚唐罗隐《杜丹花》诗写道:“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亦动人。”确实可以看是受韩诗的影响,不过相比之下,韩的“对客偏含不语情”更含蓄别致,有回味的余地。再加上或许含有某种隐情于其中,就更引人入胜了。
“双燕无机还拂掠,游蜂多思正经营”一联描绘了牡丹花开之后燕舞蜂忙的嬉闹场面。实际也是渲染了牡丹花所处的环境。就牡丹自身而言,“斗轻盈”就已经具有人格意识,“新妆面,不语情”就更强化了这种意识,这都是从牡丹本体出发,自然显现,而双燕、游蜂作为牡丹的身外之物也频频关照、时时拂掠、苦苦经营,而作为牡丹自身却又有念想。诗人似乎无意涉及,也就不必探究其中是不是藏有微言大义。单就艺术描写角度看,写出了牡丹花的艳丽姿态,及其繁华场面,有很强吸引力,显示了作者深厚语言工力非同寻常。而最后“长年是事皆抛弃,今日栏边眼暂明”就很清楚表露了作者见牡丹而心喜,忘却多年尘俗之事的愉悦之情。清汪佑南《泾草堂诗话》就认为晚唐诸家咏牡丹“尽态极妍,总不如昌黎一首”,似乎有些过份,因诸家所咏自有其特点自有其角度,不能一概而论,但就艺术上的“轻清流丽,无意求工”这一点说,却道出了韩愈这首咏牡丹诗的特色。而这一特色,恰恰是韩愈将自己心理感受注于诗中所致。清张鸿《批韩诗》认为这首诗有韩愈“不著色”的体格,确是一语中的。较之那些浓彩重饰只求形似的咏牡丹之作,韩愈这首《戏题社丹》还是充满神韵的。它不仅显示作者驾驭语言的工力,描绘了牡丹的丰采,而且,在“戏”的背后,似乎也含有严肃的命题。这才是韩愈这首诗被评诗家称道的真正原因。




相关阅读

韩愈《汴泗交流赠张仆射》全诗赏析
韩愈《华山女》“云窗雾阁事恍惚,重重翠幕深金屏
韩愈《感春五首》“清晨辉辉烛霞日,薄暮耿耿和烟
韩愈《晚春》“草树知春不久归, 百般红紫斗芳菲。
韩愈《送桂州严大夫》“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
韩愈《自袁州还京行次安陆,先寄随州周员外》阅读

有帮助
(1)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