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元《游石角过小岭至长乌村》“为农信可乐,居宠真虚荣”全诗翻译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6-06-13 22:56
游石角过小岭至长乌村
柳宗元
志适不期贵,道存岂偷生。久忘上封事,复笑升天行。
窜逐宦湘浦,摇心剧悬旌。始惊陷世议,终欲逃天刑。
岁月杀忧栗,慵疏寡将迎。追游疑所爱,且复舒吾情。
石角恣幽步,长乌遂遐征。磴回茂树断,景晏寒川明。
旷望少行人,时闻田鹳鸣。风篁冒水远,霜稻侵山平。
稍与人事闲,益知身世轻。为农信可乐,居宠真虚荣。
乔木馀故国,愿言果丹诚。四支反田亩,释志东皋耕。

【注解】
⑴封事:奏章。
⑵升天行:指求仙学道之举。
⑶摇心:心忧不宁。
⑷天刑:朝廷的惩罚。天,上天,指朝廷,皇上。
⑸将迎:送迎。指人际交往应承。《庄子·知北游》:“无有所将,无有所迎。”
⑹风篁:风吹竹丛。篁,竹丛。
⑺稍:已,既。
⑻乔木:《孟子·梁惠王下》:“所谓故国者,非谓有乔木之谓也,有世臣之谓也。”
⑼丹诚:即赤诚。
⑽四支:即四肢。反:通返。
⑾东皋:潘岳《秋兴赋》:“耕东皋之沃壤兮”。李善注:“水田曰皋。东者,取其春意。”又,唐初王绩有战功,官至大乐丞,而自号东皋子,“挂冠归田,葛巾联牛,躬耕东皋。”

【译诗】
只期达到明道志,不求富贵怕偷生。
今久淡忘曾上奏,更笑求仙学道人。
才贬永州司马时,食宿不安心担惊。
先怕横遭世人议,后恐帝王赐死刑。
担心今随岁月去,闲散无事少应承。
畅游山水本所爱,排遣郁闷舒我情。
幽静石角信步至,远村长乌得空行。
茂林遮断石磴路,穿林突现平川明。
远望但见行人少,时闻田鹳三两声。
风吹竹低远水现,傲霜稻海与山平。
参与人间俗世事,更知小我身世轻。
为农确有真欢乐,居官满篇虚荣心。
朝中不乏栋梁材,但愿为国献忠诚。
我欲弃官归田园,躬耕东皋慰平生

为农信可乐,居宠真虚荣。
这两句写诗人接触农村生活后的感受——从事农业生产,自食其力,的确自得其乐;为官为宦,居于被宠地位,只求享乐,才真正是虚荣。一个封建时代的知识分子,且做过京官的人,能有此体会,却也难能可贵。“可乐”与“虚荣”对比,十分强烈,足见诗人的心境,有乐有悲,激起难以名状的复杂情绪,厌恶官场,向往田园。

赏析
《游石角过小岭至长乌村》作者柳宗元,柳宗元此诗为记游诗,其游踪所至较前面几首诗所到的距离都远,所以诗人用了“遐征”二字,很有点征途漫漫的味道。据《湖南通志》卷十八《山川地理》篇载:“石角山在(零陵)县东北十里,山有小洞,极深远。连属十余小石峰,奇峭如画。”长乌村则较石角山更远,至少也得十几里山路,靠步行走来,自然也可称之为“遐征”了。但就此诗所描述的内容来看,游踪之远倒在其次,更重要的是心路历程的演变之远,写游踪也只是为自己的心理变化提供一个真实的注解。
汪森在《韩柳诗选》中评论此诗说:“先用虚写,后用实叙,章法自变。”如果仅从记游的角度说,的确是先虚后实的;但从诗人的心路演变来看,则又是先实后虚。诗人初贬永州时,其心境是那样地抑郁难伸纠结难解,以致于在游潇湘二水相会处、游香零山时,再美的景色也激不起诗人的快意,勾起来的反而是更多的故乡愁思。写这一首诗时的心境则大不相同了,诗人是真正地畅神山水适意田园了。这种心理变化的缘由,按照诗人自己所说的,首先就在于“岁月”的作用,时间之流可以洗去一切血痕,当然就更能洗去人的郁闷;而更重要的是,随着诗人生活阅历的加深,与下层百姓的多方接触,他看清了小我的“身世轻”,终于从个人荣辱的小圈子中跳了出来,只想做一点实实在在的事情,于是,居官的应酬与虚荣,为农的实在与真乐,就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的心理天平很自然地倾向了后者。正因为他的心理因素从“虚荣”转向了“实在”,所以对景色的描写也更见质朴,“奇峭如画”的小石峰,只一笔带过,平常的田园景色反而浓墨重彩,这不是诗人的疏忽,更不是本末倒置,而是诗人的心境变化使然。蒋之翘在《柳集辑注》(卷四十三)中曾评论此诗说:“昔人论此诗,以为逼真韦左司游览诸作,予深不然之。子厚意志感慨已不如韦之恬淡,句调工致已不如韦之萧散,是本同道而异至,乌可谩议云乎?”柳宗元此诗自然不能与韦应物的游览诗相提并论,甚至也不能与柳宗元自己其他的游览诗相提并论,因为此诗根本就不能当作游览诗读,而应将它看作是一篇心理自传。所以,要了解柳宗元的心路历程,就不能不读此诗。


相关阅读

柳宗元《孤松》“孤松停翠盖,托根临广路”全诗赏
柳宗元《江雪》“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全诗意
柳宗元《夏初雨后寻愚溪》“引杖试荒泉,解带围新
柳宗元《行路难》“万围千寻妨道路,东西蹶倒山火
柳宗元《柳州西北隅种柑树》全诗赏析翻译
柳宗元《柳州峒氓》“青箬裹盐归峒客 绿荷包饭趁虚

有帮助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