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庭筠《伤边将》“昔年戎虏犯榆关,一败龙城匹马还”全诗翻译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3-06-10 15:47
伤边将
温庭筠

昔年戎虏犯榆关,一败龙城匹马还。
侯印不闻封李广,他人丘垄似天山。

注释
⑴温德彝:唐文宗时大将,曾任河中都将、天德军使等职。
⑵戎虏:指武装的外族侵略者。榆关:即榆林塞,在今陕西。
⑶败:一本作“破”。龙城:今河北长垣南。
⑷闻:听说。李广:汉武帝时大将,功劳很大,但一直未被封官,最后被逼而死。
⑸他:一本作“别”。丘垄:坟墓。天山:这里喻指坟墓大如天山一样。


译文
过去,外族侵略者武装侵犯北方,攻到榆关边塞时,被龙城飞将军李广打得一败涂地,只剩几个人、几匹马逃回去了。
李广有这么大的功劳,但没有得到应得的封爵;而那些无德无才的人,不但被封侯,而且死后还给建立了高大的坟墓。

【鉴赏】
  如题所示,此诗为感叹边将有功无赏而作。题一作“伤温德彝”。温德彝,大和四年(830)任河中都将,从诸道兵出征蛮戎,返途又从兴元尹、山南西道节度使温造平息兴元军叛乱,诗疑即作于此时。

  诗人先濡毫大书边将的卓著功勋:“昔年戎虏犯榆关,一败龙城匹马还。”古代泛称我国西部的少数民族为戎,戎虏乃对其蔑称。榆关,古代有二,一在今河南中牟县南,一即今河北秦皇岛市之山海关,此处借代边塞重镇。龙城,汉时匈奴神圣要地,匈奴于岁五月在此大会各部酋长祭其祖先、天地、鬼神。汉武帝元光六年(前 129),卫青麾军直驱龙城,获首虏七百级多用典故,借古讽今是本诗的特色,诗中名物事迹皆不可拘泥字面,“一败龙城”喻称我边将大获全胜。此两句以夸张的笔墨、雄豪的气势。赞颂边将面对戎虏的进犯,奋起反击,斩获至多,敌军只落个匹马逃归的惨败。昔年建功如此,岂不昂首青云,扬眉吐气,痛哉快哉!

  接着褒扬之笔一顿,厉扬奋发之气全敛,出之以沉痛不平之语:“ 侯印不闻封李广 ,他人丘垄似天山。”李广,西汉名将,一生与匈奴作战大小七十余次,以骁勇善战为匈奴所畏,敬称之为 “飞将军”,然终不得封侯,李广曾反思平生、扼腕怅叹曰:“自汉击匈奴而广未尝不在其中,而诸部校尉以下,才能不及中人,然以击胡军功取侯者数十人,而广不为后人,然无尺寸之功以得封建者,何也 ?”丘垄似天山,谓建功天山,死后建冢亦似天山,系化自霍去病祁连山冢典故。霍去病乃汉武帝后族,夤缘少年得志,十八岁即领兵作战,六次征讨匈奴,将西匈奴驱至祁连山以西,二十四岁病逝,汉武帝特许建冢象祁连山,以示殊恩,世以为荣。其墓在今陕西兴平县茂陵(汉武帝陵)东五百米处,土冢犹存。诗人借汉庭暗指唐朝,以李广喻比边将,醒警而形象地指责李唐王朝厚此薄彼,对一些在第一线冲锋陷阵的将领却刻薄寡恩 ,激愤不平之情溢于言表,发人深省,令人怨恨!

  怀才不遇、壮志难酬者岂止边将,诗人亦属其列,故有此同情。纵览《温庭筠诗集》,与此诗旨意相仿者时有可见,《赠蜀府将》云:“志气已曾明汉节,功名犹自滞吴钩。今日逢君倍惆怅,灌婴韩信尽封侯。”《苏武庙》云:“茂陵不见封侯印,空向秋波哭逝川。”联类并读,当有助于理解此诗中的悲情恨意。




相关阅读

温庭筠《过陈琳墓》“石麟埋没藏春草,铜雀荒凉对
“河源怒浊风如刀,翦断朔云天更高”的意思及全诗
温庭筠《鸡鸣埭曲》“彗星拂地浪连海,战鼓渡江尘
温庭筠《夜宴谣》“亭亭蜡泪香珠残,暗露晓风罗幕
温庭筠《题柳》“香随静婉歌尘起,影伴娇娆舞袖垂
温庭筠《商山早行》“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全

有帮助
(3)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