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元曲三百首 >

杨果《仙吕-翠裙腰-莺穿细柳翻金翅》原文翻译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6-05-05 15:17
仙吕-翠裙腰-莺穿细柳翻金翅
杨果
【原文】
莺穿细柳翻金翅,迁上最高枝。海棠零乱飘阶址,坠胭脂。共谁同唱送春词。
[金盏儿]减容姿,瘦腰肢,绣床尘满慵针指。眉懒画,粉羞施,憔悴死。无尽闲愁将甚比,恰如梅子雨丝丝。
[绿窗愁]有客持书至,还喜却嗟咨。未委归期约几时,先拆鸳鸯字。原来则是买弄他风流浪子:夸翰墨,显文字,枉用了身心空费了纸。
[赚尾]总虚脾,无实事,乔问候的言辞怎使。复别了花签重作念,偏自家少负你相思。唱道再展放重读,读罢也无言暗切齿。深吟了数次,骂你个负心贼堪恨,把一封寄来的书都扯做纸条儿。

【参考译文】
暮春间,黄莺儿金翅翩翩在柳枝间穿梭。可这女孩却只见海棠落红,仿佛满地胭脂泪,轻叹息,谁来一起送春去? 
女孩容颜消瘦姿色减,腰肢如柳似若折,闺床上尽那般的乱,尘也可见,也不知多少时未曾收拾啊?正想问问:这女孩怎是如此不知羞?问不曾出口,已见其眉邹色淡,面青无粉,真真是憔悴好如心里死。无事儿可做?却道是什么事也不做。闲愁满腹,恰象了梅子季节黄梅雨绵绵无绝休。
忽然心跳动,闻得客来带书信,心儿喜欢人儿却是自怜伤。这信上,只不言何时归家,单单是件件虚事情满纸蜜语和甜言。好一封情书,假意都尽现,风流子不知女孩儿需疼啊!
可,这假惺惺的问候他怎能说得出口?莫不是自己看错!急忙间,又展了情信念几遍,哎呀呀, 还是那风流习性全有,不见思念意。心实恨,丢开了不要理,可胸里气总不平。再又读,银牙几咬碎。确是个负心的小贼,不要再怜你与惜你!好你个冤家,只打你不到, 把你这荒唐信纸撕,聊解心头恨!

【赏析】
这是一套极富戏剧性的散曲,它通过一位女子接读一封不无虚情假意的“情书”的前后情态变化,将主人公既爱又恨的心理,刻画的淋漓尽致,颇有生活气息。
首曲写一派暮春景象:黄莺儿金翅翩翩,在柳枝间穿梭,一忽儿又飞上高枝。它们的歌舞,是主人公寂寞孤独的反衬。红色的海棠花瓣,飘落满阶,如泪洒胭脂,是主人公怨苦的象征。这里的写景不但十分关情,而且词语尖新俏丽,“金翅”、“胭脂”等字,色泽鲜艳。末句点出孤独送春之意,有水到渠成之感。
次曲写主人公憔悴无聊的情态,反复形容。先说其姿容瘦损,继说其精神慵懒,既无心于女红,亦无心于修饰。凡此,皆因过度相思使然。“憔悴死”三字说到顶了,然后又巧设一比喻,说女主人公的闲愁,有如梅雨之绵绵不绝。叠字“丝丝”更有绘声绘形之妙。
以上写主人公接信前的的百无聊赖和寂寞孤独,是为铺垫。第三曲则开始切入全曲中心事件——读信。先写见信后的心跳,“有客持书至,还喜却嗟咨。”欣喜与忧叹交加,正见她此时心情的复杂与激动。欣喜为有书信捎来;忧叹为未见交待确实的归期(未委归期约几时)。所以急急忙忙打开了情书想看个究竟。谁知信上通篇说了许多嘘寒问暖的话,果然没有触及“归期约几时”这个实质性问题。这才是期待有多高,失望有多重呢。即便他文章写得满漂亮,信上全是甜言蜜语、山盟海誓一类的艳丽词语(夸翰墨,显文字),却只是个虚情假意的“风流浪子”,还不及老实巴交的情种好!难怪女主人公一点也不欣赏他的才华。看来他真是枉费心机(枉用了身心空费了纸)。字里行间,活泼跳动着作家观察生活的机智和幽默,是曲中本色而上乘的文字。
尾曲承上,先自愤愤不平:“这样的虚伪,这样不实在的假惺惺的问候不知怎么亏他说出口?”(乔问候的言辞怎使)全曲至此为一小高潮,以下作者却宕开一笔:女主人公疑心自己错怪了对方,把放下的“花签”又拿起来,实实在在看了一遍,觉得自己确实没有误会,才坐实了这桩公案。于是波澜又起,且来势更加猛烈——“读罢也无言暗切齿。深吟了数次”,简直象一个量刑的法官,最后做出了如下感情的宣判:“骂你个负心贼堪恨,把一封寄来的书都扯做纸条儿。”曲崽扯纸声中结束,极为精彩。
看来作品的审美效果是“喜”,不是“悲”,读起来让人忍俊不禁。如果我们认为作者的用意仅在于揭露男子负心,那就太表面化了,且与作品气氛不合。其实这里更多的是崽玩味着女主人公那份自相矛盾的心理,即爱情生活中一种普遍的心态。在这里,恨,是因为爱;失望,是因为憧憬。今天她撕了信,如果明天他归来,那么一切又都会归于好。作者从生活中发掘出真(怨恨之情态)与善(爱恋之深挚)的矛盾冲突,给以轻松的披露,善意的挪揄,构成了一种喜剧的因素。




相关阅读

卢挚《金字经.宿邯郸驿》阅读答案及翻译赏析
徐再思《阅金经·春》阅读答案附赏析
汪元亨《朝天子·归隐》“荣华梦一场,功名纸半张。
马致远《天净沙.秋思》阅读答案及翻译赏析
马致远《水仙子·和卢疏斋西湖》阅读答案及翻译赏析
盍西村《[小桃红.杂咏》_元曲赏析

有帮助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