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诗三百首 > 古诗赏析 >

纳兰性德《梦江南·昏鸦尽》“心字已成灰”全词翻译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6-07-20 15:20
梦江南
纳兰性德
昏鸦①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②,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③已成灰。

注释
①昏鸦:黄昏时分,昏暗不明的乌鸦群。
②急雪二句:意思为柳絮好像飘飞的急雪,散落到香阁里,微微的晚风又轻轻地吹拂着胆瓶中的梅花。 香阁,青年女子所居之内室。 胆瓶,长颈大腹,形如悬胆之花瓶。
③心字:即心字香。明杨慎《词品·心字香》:“范石湖《骖鸾录》云:‘番禺人作心字香,用素馨茉莉半开者著净器中,以沉香薄劈层层相间,密封之,日一易,不待花蔫,花过香成。’所谓心字香者,以香末萦篆成心字也。”宋蒋捷《一剪梅·舟过吴江》:“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



译文
昏鸦掠过天空,远而飞去,自己却满怀着怨恨,临风独立。眼下是急雪翻飞,有如柳絮散落香阁。晚风轻轻地,吹拂着胆瓶中的寒梅。此时此刻,心字香烧成灰烬,自己的心也已冰冷。

译文二
黄昏的鸦群飞远了,为什么还站在那里呆望? 象急雪一样的柳絮飘落到香阁里,晚风轻轻地吹拂着花瓶里的梅花,心字香已经烧成了灰烬。


创作背景
据说,这首词是写在纳兰性德的表妹雪梅被选到宫里之后。他与表妹雪梅一块长大,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虽然没有挑明爱情关系,但纳兰深深地爱着雪梅这是事实。他与表妹曾经一块去读私塾,一块儿玩耍,一块儿对作赋。如今,表妹走了,走进了皇宫,当了妃子。一场早期的恋爱就这样成了泡影。表妹走后,纳兰曾经装扮成僧人进宫去见过表妹一面。匆匆一面,而且还隔着宫廷里的帏幔。他经常一个人在黄昏时小立,望着宫廷的方向凝神,初恋是彻底没有希望了,这辈子也别再想与表妹雪梅见一面了。



赏析
《梦江南·昏鸦尽》是清代学着纳兰性德的作品,这首小词营造了一个由黄昏、乌鸦、柳絮、春阁、瓶梅、心香组成的意境。把相思的凄苦与灰色的景物融合一起,既有实景的描画,又有心如死灰的暗喻。这首词刻画了何等伤感的画面,体现了纳兰性德词的“哀感顽艳”的特点。
这首词,抒写的是黄昏独立思人的幽怨之情。题材常见,容若所取的也是寻常一个小景。但此寻常小景经他描摹,便极精美幽微。尤以结句最妙,一语双关。“心字已成灰”既是实景又有深喻,既指香已燃尽,也指独立者心如死灰。很是耐人寻味。此词一般解作闺情词,是女子在冬日黄昏思念心上人,然而,解作容若思念意中人也未尝不可。
以“尽”与“立”描摹一种状态。而“恨因谁”,则郑重地提出问题。但是,并不马上回答。而已“急雪”与“轻风”一组并列对句,展开画面。即将内在情思物景化,令其与外部景物融合为一,又将外部景物情思化,谓其“乍翻”与“吹到”。究竟有情、无情,难以分辨。然后,直至结尾,才推出答案。谓心字香与香字心,都已死去。用的是双关语,颇饶意趣。而言情如此,亦够决绝。或以为说闺中情,代女子立言,谓于冬日黄昏,思念着远游人。
这首词存在一个镜头转换,如同拍电影一样。前面两句写的是纳兰自己站立在黄昏渐渐笼罩的昏暗之下,望着渐渐飞远的昏鸦,心里充满伤感,不停地叹息。后面写的却是闺中的女子所住的香闺。这个女子是纳兰心爱的女子。纳兰把镜头对准了她的香闺,对准了香闺的一切物事:从窗外飘进来的柳絮、胆瓶、插在胆瓶内的梅花、落在书案上的梅花花瓣、已经燃完的心字香的灰烬。
银笙声声衬着天涯游子的心香飘摇,归乡之念绵延却始终杳杳。某日醒来惊觉流光已把人抛闪。流光无情比起自觉心如死灰,更叫人心下惘然。


相关阅读

杨素《山斋独坐赠薛内史》“日出远岫明,鸟散空林
薛道衡《昔昔盐》“暗牖悬蛛网,空梁落燕泥。”全
郑板桥《咏梧桐》“高梧百尺夜苍苍,乱扫秋星落晓
林逋《书寿堂壁》“湖上青山对结庐,坟头秋色亦萧
陶渊明《饮酒二十首(其八)》“青松在东园,众草
元稹《菊花》“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有帮助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