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宋词精选 > 宋词赏析 >

程垓《水龙吟·夜来风雨匆匆》全词翻译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6-07-10 15:46
水龙吟
程垓
夜来风雨匆匆,故园定是花无几。愁多愁极,等闲孤负,一年芳意。柳困桃慵,杏青梅小,对人容易。算好春长在,好花长见,元只是、人憔悴。
回首池南旧事①,恨星星、不堪重记②。如今但有,看花老眼,伤时清泪。不怕逢花瘦,只愁怕、老来风味。待繁红乱处,留云借月,也须拚醉。

[注释]
水龙吟:词牌名。水龙吟出自李白诗句“笛奏水龙吟”。此调句读各家不同,《词谱》分立二谱。此调气势雄浑,宜用以抒写激奋情思。又名《丰年瑞》、《鼓笛慢》、《龙吟曲》、《小楼连苑》、《庄椿岁》、《海天阔处》等。
 孤负:徒然错过。同“辜负”。
①池南:池阳之南,指蜀地。
②星星:鬓发花白的样子。谢灵运诗:“戚戚感物叹,星星白发垂。”

译文:
一夜里风骤雨急,故园里的鲜花一定所剩无几。我愁苦怨恨已极,就这样轻易地辜负了大好的春日,倦怠的桃花,懒洋洋的柳絮,杏子青又青,梅子小而绿,春光就这样随便地飞逝。就算美好的春天年年重来,盛开的鲜花年年芬芳艳丽,只是人的心情已经憔悴。

可恨两鬓已经斑白,池南欢乐的旧事,更是不堪回首重忆。如今只有一双观花的老眼,感时伤世而常常流下清泪。我如今并不怕花儿瘦损,只发愁自己的身心衰老困惫。趁着这繁花烂漫时,我算豁了出去,留下彩云和月光相伴陪,尽情地喝个酩酊大醉。

【译文】
一夜风雨来势匆匆,故园里的鲜花落得所在无几。我愁苦满腹,就这样无心体会这大好的春日。倦慵的桃花,茫茫的柳絮,杏子青,梅子小,春光就这样随便地飞逝。就算美好的春天长在,盛开的鲜花青春也长在,但是人的心情已经转变不同往年。可恨两鬓已经斑白,人已老,欢乐的旧事,不敢回首重忆。如今只有一双观花的老眼,常常伤感人世而为春秋流下清泪。我如今并不怕花儿谢去,只发愁自己的衰老。趁着这美丽春日时,我要留下云和月相伴陪,尽情大醉。



【作者简介】
程垓 南宋词人。字正伯,号书舟。眉山(今属四川)人。生卒年不详。孝宗淳熙间曾游临安。光宗时尚未仕宦。有《书舟词》。存词150余首。杨慎《词品》称程垓为"东坡之中表也"。但程垓成年时,东坡卒已久,其误甚明。毛晋《书舟词跋》及《四库全书总目》亦沿杨慎之误。近人况周颐《蕙风词话》卷四考辨甚详。

程垓词今存157首。其词作反映生活面较窄,多写羁旅行役、离愁别绪,情意凄婉。如〔满庭芳〕"问故乡何日,重见吾庐";〔酷相思〕"月挂霜林寒欲坠"。不过他的长调很工丽潇洒,如〔摸鱼儿〕"掩凄凉黄昏庭院"。在临安所写的〔凤栖梧〕"蜀客望乡归不去","忧国丹心曾独许",表现了作者的忧国之情与乡思,语浅情深。其词风深受柳永词的影响,所以冯煦《蒿庵论词》称其词"凄婉绵丽,与草窗(周密)所录《绝妙好词》家法相近"。

[赏析]
这首词抒写游子对故园的哀思。因“夜来风雨”而触发对“故园”落花无数的哀思与怀念,极其自然。春归而“柳困桃慵”,夏初见“杏青梅小”景色如往年而人已非昨日之人。接下来追忆昔日故园旧事,又有三层涵意:一是时间将记忆洗淡;二是伤感记忆也变得模糊;三是痛苦伤感,唯愿往事模糊。“如今”三句无限哀痛,“不怕”三句更其颓伤。“待繁红”三句痛说自己直面现实的信念,老大而不束手坐待死神,这是透彻的人生感悟。此词选择全新视角,用老形式表现新内容,独具一格。

本词写作者思念故园、嗟叹尽暮的深情。可以用其中“ 看花老眼,伤时清泪”八个字来概括。前者言其“嗟老 ”,后者言其“伤时(忧伤时世)”。这不仅仅是因为作者长年客居他乡年近迟暮之故,其中还暗寓着忧时叹世成分。上片故园之思写到怨春之情,下片由追忆往事烈军属到伤老之感。全词表现感时伤事而又嗟叹年老漂泊的感受,在南宋年间有典型意义。算好春长在,好花长见,原只是、人憔悴。“算好春”三句写词人静心思量,辞意反转一步,从长远来看,好春年年有,好花年年见,正不必为一时的花落匆匆而怨其轻率。责备花之轻率,细思量根本原因乃在“人憔悴”,人之衰老,生命有限,无法欣赏长在之好春,长见之好花,故总觉花开花落之匆匆,徒然责怨花儿辜负了人!这种伤春自省,颇有哲理意蕴,暗逗下片嗟伤时之旨。吴曾在《能改斋漫录》中云:“眉山程正伯,号虚舟,与锦江某妓眷恋甚殊,别时作《酷相思》。”旧事或许指此。“恨星星”以下铺写如今伤老伤孤的意绪。尾句故作旷达,骨子里是无可奈何的深愁。抒情深沉委婉,内涵极为丰厚,有很强的人情味。

【赏析】
这首词的主要内容,可以拿其中的“看花老眼,伤时清泪”八个字来概括。前者言其“嗟老”,后者言其“伤时(忧伤时世)”。由于作者的生平不详,所以先有必要根据其《书舟词》中的若干材料对上述两点作些参证。
先说“嗟老”。作者祖籍四川眉山。据《全宋词》的排列次序,他的生活年代约在辛弃疾同时(排在辛后)。过去有人认为他是苏轼的中表兄弟者其实是不确切的。从其词看,他曾流放到江浙一带。特别有两首词是客居临安(今浙江杭州)时所作,如《满庭芳·轻觅莼鲈》。谁知道、吴侬未识,蜀客已情孤“;又如《凤栖梧》(客临安作)云:”断雁西边家万里,料得秋来,笑我归无计“,可知他曾长期飘泊他乡。而随着年岁渐老,他的”嗟老“之感就越因其离乡背井而日益浓烈,故其《孤雁儿》即云:”如今客里伤怀抱,忍双鬓、随花老?“这后面三句所表达的感情,正和这里要讲的《水龙吟》一词完全合拍,是为其”嗟老“而又”怀乡“的思想情绪。
再说“伤时”。作者既为辛弃疾同时人,恐怕其心理上也曾经受过完颜亮南犯(1161年)和张浚北伐失败(1163年前后)这两场战争的沉重打击。所以其词里也生发过一些“伤时”之语。其如《凤栖梧》云:“蜀客望乡归不去,当时不合催南渡。忧国丹心曾独许。纵吐长虹,不奈斜阳暮。”这种忧国的伤感和《水龙吟》中的“伤时”恐怕也有联系。
明乎上面两点,再来读这首《水龙吟》词,思想脉络就比较清楚了。它以“伤春”起兴,抒发了思念家乡和自伤迟暮之感,并隐隐夹寓了他忧时伤乱(这点比较隐晦)的情绪。词以“夜来风雨匆匆”起句,很使人联想到辛弃疾的名句“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摸鱼儿》),所以接下便言“故园定是花无几”,思绪一下子飞到了千里之外的故园去。作者过去曾在眉山老家筑有园圃池阁(其《鹧鸪天》词云:“新画阁,小书舟”,《望江南》自注:“家有拟舫名书舟”),现今在异乡而值春暮,却感伤起故园的花朵来,其思乡之情可谓极深极浓。但故园之花如何,自不可睹,而眼前之花凋谢却是事实。所以不禁对花而叹息:“愁多怨极,等闲孤负,一年芳意。”杨万里《伤春》诗云:“准拟今春乐事浓,依然枉却一东风。
年年不带看花眼,不是愁中即病中。这里亦同杨诗之意,谓正因自己本身愁怨难清,所以无心赏花,故而白白辜负了一年的春意;若反过来说,则“柳困花慵(一作“柳困桃慵”),杏青梅小”,转眼春天即将过去,它对人似也太觉草草(“对人容易”)矣。而其实,“好春”本“长在”,“好花”本“长见”,之所以会产生上述人、花两相辜负的情况,归根到底,“元只是、人憔悴!”因而上片自“伤春”写起,至此就点出了“嗟老”(憔悴)的主题。
过片又提故园往事:“回首池南旧事”。池南,或许是指他的“书舟”书屋所在地。他在“书舟”书屋的“旧事”如何,这里没有明说。但他在另外一些词中,曾经隐隐约约提到。如:“葺屋为舟,身便是、烟波钓客”(《满江红》),“故园梅花正开时,记得清尊频倒”(《孤雁儿》),可以推断,它是比较舒适和值得留恋,值得回忆的。但如今,“恨星星、不堪重记”。发已星星变白,而人又在异乡客地,故而更加不堪回首往事。以下则直陈其现实的苦恼:“如今但有,看花老眼,伤时清泪。”“老”与“伤时”,均于此几句中挑明。
作者所深怀着的家国身世的感触,便借着惜花、伤春的意绪,尽情表出。然而词人并不就此结束词情,这是因为,他还欲求“解脱”,因此他在重复叙述了“不怕逢花瘦,只愁怕、老来风味”的“嗟老”之感后,接着又言:“待繁红乱处,留云借月,也须拚醉。”“留云借月”,用的是朱敦儒《鹧鸪天》成句(“曾批给雨支风券,累奏留云借月章”)。连贯起来讲,意谓:乘着繁花乱开、尚未谢尽之时,让我“留云借月”(尽量地珍惜、延长美好的时光)、拚命地去饮酒寻欢吧!这末几句的意思有些类似于杜甫的“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曲江》),表达了一种且当及时行乐的消极心理。
总之,程垓这首词,通过委婉哀怨的笔触,曲折尽致、反反复复地抒写了自己郁积重重的“嗟老”与“伤时”之情。以前不少人作的“伤春”词中,大多仅写才子佳人的春恨闺怨,而他的这首词中,却寄寓了有关家国身世(后者为主)的思想情绪,因而显得立意深远。




相关阅读

范成大《鹧鸪天》“一杯且买明朝事,送了斜阳月又
戴复古《柳梢青·岳阳楼》“问有酒、何人共斟?”全
楼采《玉漏迟》“絮花寒食路,晴丝罥日,绿阴吹雾
康与之《长相思•游西湖》全词翻译与赏析
王观《卜算子·送鲍浩然之浙东》注释翻译与赏析
黄庭坚《鹧鸪天·黄菊枝头生晓寒》阅读答案附翻译赏

有帮助
(2)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