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宋词精选 > 宋词赏析 >

蒋捷《贺新郎·甚矣君狂矣》阅读答案及翻译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7-03-28 16:06
贺新郎
蒋捷
乡士以狂得罪,赋此饯行
甚矣君狂矣。想胸中、些儿块垒,酒浇不去。据我看来何所似,一似韩家五鬼①。又一似、杨家风子②。怪鸟啾啾鸣未了,被天公、捉在樊笼里。这一错,铁难铸。
濯溪雨涨荆溪水。送君归、斩蛟③桥外,水光清处。世上恨无楼百尺,装着许多俊气。做弄得、栖栖如此。临别赠言朋友事,有殷勤、六字君听取:节饮食,慎言语。
【注】①〔韩家五鬼〕韩愈在《送穷文》中称“智穷、学穷、文穷、命穷、交穷”为“五鬼”。②〔风子〕五代时杨凝式行为放纵,有“风子”之喻。③〔斩蛟〕指周处斩蛟悔过的故事。
(1)下列对本词的理解,不正确的两项是
A。本词起笔直指乡士的狂,乡士因胸中义愤难平而狂,揭示出“狂”的思想根源。
B。用“韩家五鬼”“杨家风子”状写乡士的“狂”态,褒扬了他狂的个性,也暗示了对这种个性的担忧。
C。“这一错,铁难铸”,明确指出乡士的错误,呼应开头的“狂”字,强化了对乡士的指责和批评。
D。“世上”两句揭露了南宋王朝不能容纳贤俊,同时也流露出对乡士命运的深切同情。
E。这首送别词刻画了一位狂放不羁、怀才不遇的乡士形象,寄托了词人对当时社会的不满。
(2)“节饮食,慎言语”这六字含义丰富,请结合全词简要分析作者在此句中蕴含的情感。

参考答案:
(1)BC(B。“褒扬了他的这种个性”于文无据。C。“指责和批评”有误,应为感叹之中有赞美。)
(2)①对乡士的恳切忠告与规劝,希望他节制饮食,说话谨慎。乡士因狂得罪,作者希望他能谨言慎行,像“斩蛟”的周处一样诚心悔过。②对乡士的敬佩和惋惜。“做弄得、栖栖如此”写乡士虽敢于发表自己的看法,但终究不合时宜。③对政治黑暗的讽刺。“想胸中、些儿块垒,酒浇不去”写出乡士心中有愤懑不平之事,虽有才华但不遇明世。


注释
⑴贺新郎:词牌名,又名《金缕曲》、《乳燕飞》、《貂裘换酒》。二传作以《东坡乐府》所收为最早,惟句读平仄,与诸家颇多不合,因以《稼轩长短句》为准。一百十六字,前后片各六仄韵。
⑵乡士:同乡的书生。
⑶甚:过分。
⑷磊(lěi)磈(kuǐ):亦作“垒块”、“块垒”,比喻郁积在胸中的不平之气。
⑸五鬼:韩愈《送穷文》:“凡此五鬼,为吾五患。”五鬼,指智穷、学穷、文穷、命穷、交穷等五种穷鬼。
⑹杨家风子:五代时人杨凝式,唐末为秘书郎,历任梁、唐、晋、汉,周五朝、曾佯疯自晦,人称“杨风子”。
⑺怪鸟啾(jiū)啾:比喻乡士的牢骚怪语。
⑻樊(fán)笼:关鸟兽的笼子,以喻受到迫害,丧失自由。
⑼错:本指错刀,这里是指错误。据《资治通鉴》卷265载:唐末天雄节度使罗绍威曾后悔地对人说:“合六州四十二县铁,不能为此错也。”
⑽濯(zhuó)溪:为荆溪的支流。
⑾荆(jīng)溪:在江苏省南部,流经作者的家乡宜兴,至大浦附近入太湖。
⑿斩蛟(jiāo)桥:在宜兴县城,原称长桥。相传西晋义兴阳羡(今江苏宜兴南)人周处,少时横行乡里,人们把他与南山的猛虎、长桥下的恶蚊合称为“三害”。后斩蛟射虎,改过自新,传为美谈。
⒀楼百尺:化用刘备、许汜典故,以百尺楼比喻接待贤能的地方。
⒁俊气:俊秀之气,指才人贤士。
⒂栖(qī)栖:惊惶不安的样子。

参考译文
你太狂傲了,我猜想,你胸中有不平之事,但用酒是浇不掉的。我看你象什么呢?一像韩家的“五鬼”,二像杨家的“疯子”。鸟儿怪声怪调地叫个没完,于是被老天爷抓进樊笼,这个大错耽误了它的终身。
濯溪上游下起大雨,溪水流入荆溪,使得水位上涨。我送你回乡,先到当年周处斩蛟的荆溪桥畔,那里波光粼粼水流清澈。我恨世上没有百尺高楼,以容纳众多的能人贤士,使你落得到处飘泊。临剐前我真诚地赠朋友你六个字,请你记住: “节饮食,慎言语。”

创作背景
南宋的最后十几年,以理宗、度宗皇帝为首的统治集团声色犬马,耽于享乐,玩忽岁月,南宋王朝已经逼近了崩溃的边缘。蒋捷词中的乡士当时悲愤于国势衰微,有过激言论,得罪了当朝权贵,被赶出临安府。词人对这位直言敢谏、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的朋友表示由衷敬佩,设酒为他饯行,于是写下这首词以表达自己的钦佩与同情。

赏析
《贺新郎·甚矣君狂矣》是南宋词人蒋捷所作的一首词。词人的一位同乡好友,由于狂放不羁而触怒了当权者,被加上“莫须有”的罪,遣返回乡。词人为之愤愤不平,特意置酒饯行,并写了这首词作为临别赠言。
词的上片叙述“乡士以狂得罪”,是由于对黑暗的现实心怀不满,下片嘱咐友人,保重身体,说话谨慎。全词中运用典故,语带谐趣,充满了词人对“乡士”的同情。
词的上片着重写题中的“以狂得罪”。开头“甚矣君狂矣”即点出了这位同乡的特点:狂。而且这“狂”不是一般的狂,而是特别的狂,故以一“甚”字加以形容。词人先写这位乡士胸中装满了不平之气,即使酒浇,也无济于事。此处强调胸中义愤难平,从而揭示出“狂”的思想根源。以下又接连运用两个典故比拟他的“狂”态。一是用韩愈《送穷文》中的“五鬼”为喻,一是以五代杨凝式行为纵诞因有“风子”之号的故事为比。前者着重褒扬乡士的刚直、桀骜,赞美他不同凡响的才识,同时又暗示这种性格的不合时宜;后者着重刻画他不识时务,行为狂纵。一方面是乡士的性格怪诞,言论乖忤;另一方面是当政者的独裁与压迫,二者之间必然发生尖锐的矛盾。双方矛盾斗争的结果是以前者失败而告终。“怪鸟瞅啾鸣未了,被天公、提在樊笼里”,便是这一结局的形象写照。“鸣”声“未了”,即失去了自由,可见压迫之深。对此作者感喟道:“这一错,铁难铸。”错刀本用铁铸成,这里偏说“铁难铸”,是说这个错误简直是个天大的错误。实际上,这是正话反说,与其说是作者的深沉感叹,不如说是包含了衷心的赞美。
词的下片则转写题中的“饯行”。过片“濯溪”三句点出乡士此行的去处,但乡土此次归去并非出于自愿,而是被迫离开京城,因此不免怀有无限怅恨,词人亦为之愤慨不平。“世上恨无楼百尺”三句,即揭露了腐败的南宋王朝不能容纳贤俊,致使有远见卓识的英才落得栖遑不安。其中的“恨”字,实为三句的领字,表现了作者对现实的清醒认识和强烈不满,也流露了对朋友生不逢时,怀才不遇的深切同情。“楼百尺”,此处化用这一典故,以百尺楼比作储备贤才之所。歇拍是作者对朋友的临别赠言,表面上看,这似乎带有劝朋友明哲保身的意味,但实际上是他们对黑暗政治的讽刺。
《贺新郎·甚矣君狂矣》是一首送别的词,但它的意义却远远超过了送别的范围。作者着力刻画乡士的“狂”,这个狂者的形象正是一个忧愁国事、刚直耿介的爱国者的形象;作者所描绘的乡士以狂得罪的悲剧,不仅是个人的悲剧,同时也是时代的悲剧,这一时代悲剧已经在孕育着南宋覆亡的苦果。它给予人们的历史启示是极为深刻的。
全词诙谐成趣,却又发人深省。词中运用了大量典故,或翻用,或化用,或借用,除了增加词的谐趣以外,对刻画人物性格起了重要作用,加之作者运用生动的口语加以贯串,更显得挥洒流动。词中用韵亦较宽,“矣”、“子”、“里”与“去”、“处”、“取”等通叶,似不合常规,大约是因方音相近之故。这些地方都体现了词人创作中豪放不羁的特点。




相关阅读

《宋词三百首》精选赏析卷八
李好古《江城子》“平沙浅草接天长。路茫茫,几兴
刘克庄《满江红》宋词鉴赏
韦庄《小重山》“一闭昭阳春又春。夜寒宫漏永,梦
王安国《清平乐》“不肯画堂朱户,春风自在杨花”
《风流子·茅舍槿篱溪曲》孙光宪宋词赏析

有帮助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