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宋词精选 > 宋词赏析 >

刘辰翁《金缕曲·少日都门路》阅读答案及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7-03-30 13:23
金缕曲·闻杜鹃
金缕曲
宋•刘辰翁
少日都门路。听长亭、青山落日,不如归去。十八年间来往断,白首人间今古。又惊绝、五更一句。道是流离蜀天子,甚当初、一似吴儿语。臣再拜,泪如雨。
画堂客馆真无数。记画桥、黄竹歌声,桃花前度。风雨断魂苏季子②,春梦家山何处?谁不愿、封侯万户?寂寞江南轮四角,问长安、道上无人住。啼尽血,向谁诉?
【注】①刘辰翁,南宋末年著名的爱国词人。②苏季子即苏秦,曾游说六国抗秦。
(1)这首词中蕴藉着诗人情感,贯穿全词的意象是 杜鹃(子规) 。
(2)下阕运用了哪些艺术手法,请结合诗句说明。

参考答案
(1)杜鹃(子规)
(2)①“画堂客馆真无数。记画桥、黄竹歌声,桃花前度。”虚实相生(答“对比”也可):“真无数”、“画桥”、“前度”所写乃是临安失陷前的繁华景象,这是虚写;而“黄竹歌声”,才是眼前所见宋亡后故都的凄惨悲凉,这是实写。词人将昔日之繁华和今日之败落相互对照,虚实相映,伤怀倍添。
②“风雨断魂苏季子,春梦家山何处?谁不愿、封侯万户?”用典:以“苏季子”喻抗元英雄,南宋末年的爱国志士们抗击元军,英勇献身,梦回家山,却得到人们的普遍崇敬和深刻铭记。
(答设问、反问也可:感慨于英雄们的英勇献身,却只能魂归故里被人铭记的情感。)
③“寂寞江南轮四角,问长安、道上无人住。”借景抒情:描写临安陷后,京都道上,人烟萧瑟,一路寂聊难行,词人触景生情,抒发家国破亡之痛。
④“啼尽血,向谁诉?”拟人:结句重又回环到“杜鹃”上,用拟人化的语气,说杜鹃终日啼鸣,但纵然啼尽鲜血,也不能诉说故国之思和亡国之悲。(答设问和直抒胸臆也可酌情给分)

赏析:
这首词是作者刘辰翁读了儿子刘将孙《摸鱼儿》情况下写的。临安失守后,作者写了许多寄托亡国之悲的词,此词是作者于公元1284年(甲申年)带儿子刘将孙一起到杭州凭吊,以寄托故国之思和亡国之痛的归途上而作。归途中刘将孙听到杜鹃的哀鸣,赋了一首《摸鱼儿•甲申客路闻鹃》,刘辰翁读后,随即作了此词。
客路听到杜鹃的啼鸣,最能动人心扉。但是心绪不同,处境不同,人们听到鹃声时的感受便不同。“少日都门路。听长亭、青山落日,不如归去“三句,写出自己少年时代上都门游学、求取仕进的心情,长亭薄暮,几声鹃鸣,勾引起了羁旅之愁,产生了“不如归去“的想法这与“杜鹃声里斜阳暮“(秦观《踏莎行》)的意境相似。十八年间,词人来往于“都门路“上;弹指一挥,十六载未临杭城,其间沧桑巨变,犹如隔世。词人用“白首人间今古“,概括这种生活体验。“又惊绝、五更一句“,一个“又“字,词意顿深一层。“五更“句,指的是刘将孙《摸鱼儿》词里的句子:“今又古。任啼到天明,清血流红雨。“
本已为世事无而慨然兴叹,又那堪忍受杜鹃的一夜啼鸣。故曰“惊绝“。写作此词时,词人已经五十三岁,此时听到鹃声,已不同于少年时代的感受,既产生“黍离“、“麦秀“的亡国之叹,又产生许多联想:由杜鹃联想到蜀天子杜宇,由杜宇联想到被掳北去的恭帝。恭帝颠沛于北边,类似蜀天子的情形故曰“道是流离蜀天子“;因为当初他在临安时讲的是吴语,故曰“甚当初、一似吴儿语“。前阕结尾二句:“臣再拜,泪如雨。“隐括杜甫诗意,词人效法杜甫,以杜鹃来喻指流离北边的恭帝,遥拜之时,泪如雨下。故国之思溢于言表。
上阕写闻鹃,下阕由此宕开,描写临安的衰败和抗元英雄的牺牲。当词人“桃花前度“,重来临安的时候,虽旧物未改,但哀民遍地,一派“黄竹歌声“。此用“黄竹歌声动地哀“(李商隐《瑶池》)诗意。
这片这几句,以“记“字衔接上下,又有“真无数“、“画桥“、“前度“所写乃是临安失陷前的繁华景象,这是虚写;而“黄竹歌声“,才是眼前所见宋亡后故都的凄惨悲凉,这是实写。词人将昔日之繁华和此时之败落相互对照,虚实相映,伤怀倍添,语意极含蓄婉转。“风雨断魂苏季子,春梦家山何处?谁不愿、封侯万户?“三句,以“苏季子“喻抗元英雄。苏季子即苏秦,当年游说六国抗秦,意欲封侯万户,后终金尽裘敝,落魄而归。南宋末年的爱国志士们为抗击元军,恢复失土,英勇献身,不能归乡,只得梦回家山。建功立业,本是士人的共同心愿,但在国势夷陵的时候为国捐躯的人,虽未封侯拜爵,却得到人们的普遍崇敬和深刻铭记。“寂寞江南轮四角,问长安、道上无人住“二句,描写临安陷后,附近人烟稀少。
“轮四角“原意是希望车轮生角,不能转动,情人不能外出,此处指道路难行。“长安道“,即是此词首句的“都门路“,此处借长安代指宋京临安。京都道上,人烟萧瑟,一路寂聊难行,词人触景生情,家国覆亡之痛喷涌而出,结句“啼尽血,向谁诉“,重又回环到“杜鹃“上,用拟人化的语气,说杜鹃终日啼鸣,纵然啼尽鲜血,去不能诉说人间的悲苦,结句含义深邃,品之不尽。
全文贯彻杜鹃声,可见杜鹃声是全篇的词脉,此文采取分承的过渡手法,将后阕看来似乎并不相连的数层词意,绾合起来,颇具匠心。


相关阅读

李煜《子夜歌》“人生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
《生查子·新月曲如眉》“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
皇甫松《梦江南·兰烬落》“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
石孝友《卜算子·见也如何暮》阅读答案及全词翻译赏
朱敦儒《好事近》“春雨细如尘,楼外柳丝黄湿”全
毛滂《上林春令·十一月三十日见雪》阅读答案及赏析

有帮助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