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宋词精选 > 宋词赏析 >

李煜《子夜歌》“人生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全词意思翻译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3-12-30 20:35
子夜歌·人生愁恨何能免
南唐李煜

人生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
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
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注释
此词调又名《菩萨蛮》、《花间意》、《梅花句》、《晚云烘日》等。此词于《尊前集》、《词综》等本中均作《子夜》,无“歌”字。
何能:怎能,何,什么时候。免:免去,免除,消除。
销魂:同“消魂”,谓灵魂离开肉体,这里用来形容哀愁到极点,好像魂魄离开了形体。独我:只有我。何限:即无限。
重归:《南唐书·后主书》注中作“初归”。全句意思,梦中又回到了故国。
觉(jiào)来:醒来。觉,睡醒。垂:流而不落之态。
谁与:同谁。全句意思,有谁同自己一起登上高楼。
长记:永远牢记。秋晴:晴朗的秋天。这里指过去秋游欢情的景象。望:远望,眺望。
还(hái)如;仍然好象。还,仍然。

句解:
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
①菩萨蛮:词牌名。
    《相见欢》词是李煜入宋后抒写亡国哀思的作品。这两句是说,梦中重回故国,一觉醒来原是一场梦;回想梦中的情景,不禁双目垂泪。情发于中,真挚动人。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这两句是说,旧日的往事,全是空幻的,像是一场大梦。从悲痛之极,归结到人生如梦,便觉真挚动人。

译文
人生的遗恨何时才能完结?只有我如此悲痛,没有尽头,睡梦中回到故国,醒来却仍然要面对残酷的现实,不由得双泪暗洒,亡国后的日子孤单清冷,无人陪伴,谁还可以和我一起登高远眺,遥望故国呢?以前一起在晴朗的秋日登高望远的日子,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可是那种快乐的日子,再也回不来了.往事不过是一场春梦,美好但难以留住醒来依旧是空。[2]

千古词帝李煜

赏析
词的上片写作者感怀亡国的愁恨和梦回故国的痛苦。起首二句由悲叹、感慨而入,用直白的方式抒发胸中的无限愁恨。“人生”句是一种感叹,也是对生活的一种抽象概括,既是说自己,也是说众生,其“愁恨”自有一番别样的滋味,“愁”是自哀,也是自怜,是自己囚居生活的无奈心情:“恨”是自伤,也是自悔,是自己亡国之后的无限追悔。也正因有如此“愁恨”,作者才“销魂独我情何限”,而句中“独我”语气透切,词意更进,表现了作者深切体会的一种特殊的悲哀和绝望。正如俞陛云《南唐二主词集述评》中所云:“起句用翻笔,明知难免而自我销魂,愈觉埋愁之无地。”三句“故国梦重归”是把前两句关于愁恨的感慨进一步的具体化和个人化。李煜作为亡国之君,自然对自己的故国有不可割舍的情感,所以定会朝思夜想。可是事非昨日,人非当年,过去的欢乐和荣华只能在梦中重现,而这种重现带给作者却只能是悲愁无限、哀情不已,所以一觉醒来,感慨万千、双泪难禁。“觉来双泪垂”不仅是故国重游的愁思万端,而且还有现实情境的孤苦无奈,其中今昔对比,抚今追昔,反差巨大,情绪也更复杂。[1]
词的下片续写作者往日成空、人生如梦的感伤和悲哀。“高楼谁与上”是无人与上,也是高楼无人之意,进一步点明作者的困苦环境和孤独心情。所谓登高望远,作者是借登高以远眺故国、追忆故乡。故国不可见,即便可见也已不是当年之国,故乡不可回,此恨此情只能用回忆来寄托。所以作者的一句“长记秋晴望”,实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哀鸣。昔日的闲逸与今日的孤苦,过去的繁华同现在的凄冷恰好相对,不思尚罢,“痛定思痛,痛何如哉!”现实中的无奈总让人有一种空虚无着落之感,人生的苦痛也总给人一种不堪回首的刺激,因此作者会有“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的感慨。可是现实中,“往事”真的“成空”了。但这种现实却是作者最不愿看到的,他多么希望这现实同样是一场梦。“如一梦”不是作者的清醒,而是作者的迷惘,这种迷惘中有太多的无奈,以此作结,全词的意境有了,但格调却丢了。




相关阅读

李彭老《生查子》“深院落梅钿,寒峭收灯后”全词
陈亚《生查子·药名闺情》“相思意已深,白纸书难足
赵令畤《蝶恋花·卷絮风头寒欲尽》阅读答案及翻译赏
李煜《蝶恋花》“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
周密《闻鹊喜·吴山观涛》阅读答案及赏析
李持正《明月逐人来》“星河明淡,春来深浅。红莲

有帮助
(7)
------分隔线----------------------------